-

龍雲天站在隊伍的最前麵,他盯著秦如風的方向,開口道:“秦道友,我勸你速速退去,要不然你會明白金龍門的手段!”

“你當真以為,金龍門隻有這些手段了嗎?”

秦如風笑著道:“龍道友,你以為仙寶閣真是吃素的嗎?”

“仙寶閣能夠屹立不倒這麼多年,正是依靠強大的情報能力,當然還有背後的依靠!”

“如今,仙寶閣之所以被封殺,隻是因為背後的道祖拋棄了我們罷了,金龍門是什麼情況,可能我比你更加清楚!”

龍雲天盯著秦如風,沉默了下來。

龍雲天當然還有其他手段,冇有完全施展出來,但是麵對這群修士,他並冇有太多的信心!

秦如風盯著龍雲天,開口道:“金龍門是最近數萬年興起的勢力,金龍門的創始人隻是永生境修士罷了!”

“這麼多年,你們能夠一直髮展壯大,都是因為背後有道祖支援的結果!”

“因此,你就算是有些手段,想必也不會是道器,你手裡有道祖符籙?”

龍雲天歎了一口氣,“你說的不錯,我手裡的確是有道祖符籙!”

秦如風笑著道:“你們能夠嚴陣以待,那就說明,你們應該知道我們的路徑,我們攻打火門道場時,火道友拿出了九品符籙!”

“我不知道你能夠拿出幾品符籙?”

龍雲天一時間遲疑了起來。

楊波站在遠處,背後輪迴之海出現,一道金色長劍猛然迸射而出,朝著龍雲天的方向斬了過去!

金色長劍劃過天空,形成了一道金色殘影,金劍煌煌,似乎要斬破這天地!

龍雲天感受到危險,他猛然抬頭,金色長劍已經到了他的眼前,他連忙拿出了一張黑色符籙!

這黑色符籙看起來平平無奇,但是符籙上似乎有磅礴的力量湧出來!

符籙飛過來,落在了金劍上!

一瞬間,楊波陡然麵色大變,他竟然感覺到,金劍如同被凝固了一半!

這張符籙非常奇怪,像是凝結在金劍上,似乎又像是想要吞噬金劍!

黑色符籙陡然化作一張巨大的嘴巴,一下就把金劍吞了下去!

楊波感覺到,自己與金劍失聯了,金劍似乎落入了其他空間中!

楊波感覺整個人頓時心慌意亂,法相丟失,這會產生巨大的影響,若是被道祖得了他的法相,後果不堪設想!

龍雲天冷哼一聲,“竟然敢偷襲!”

“楊道友,我知道你的金劍無敵,特意準備了這張符籙,你覺得如何?”

“大家隨我衝過去,斬殺楊波,所有人都有獎勵!”

本來已經潰敗的金龍門,竟然再次朝前衝了過來。

秦如風等人擔心楊波安危,但他們卻不敢後撤,隻能拚命抵抗住對方!

龍雲天拿出第一張符籙之後,接下來又拿出了大量的符籙,這些符籙雖然比不上第一張符籙,但卻給現場眾人造成了不小的傷亡!

楊波盯著現場,他用心尋找自己的法相!

法相是被凝結而成,丟失會影響實力,但楊波還能再次凝結,隻是會耗費不短的時間!

最為重要的是,金劍法相上,有金法則、雷法則本源之力,這是他必須要找回來的!

楊波盯著半空,冥冥之中,似乎有所感應,他開口道:“空間之門!”

半空中,一道黑色大門打開,金劍法相飛了回來!

龍雲天見到這種情況,不由驚訝起來。

楊波卻冇有絲毫猶豫,他身上金光閃過,整個人就出現在龍雲天的附近,在他背後的金劍再次斬了過去!

龍雲天再次拿出了一張黑色符籙!

楊波冷哼一聲,“時間暫停!”

龍雲天頓時僵住了,金劍直接斬落下去,瞬間屍首異處!

楊波袖筒一揮,一道神魂落在他的袖筒裡。

楊波高呼道:“龍雲天已死,大家一起衝!”

龍雲天是金龍門的領頭修士,他的身死,瞬間引起了隊伍的崩潰瓦解!

接下來,楊波不再動手,他親眼看著一位位金龍門修士被斬殺!

楊波與金龍門與夙願,同時,金龍門也是邪門歪道,甚至比神魔宗還要邪惡!

金龍門雖然是神魔宗的一個堂口,但是行事比金龍門要邪惡很多,尤其是金龍門獻出門人弟子給道祖,更殘害無辜!

當初在梅花島的時候,楊波就見識了金龍門,如今金龍門再次出現,這讓楊波不得不警惕起來!

楊波伸手,撿起了龍雲天尚未施展的符籙!

這張符籙一拿到手,楊波就感覺到,符籙上像是有一股吞噬的力量傳來,這應該是道祖符籙,但又不是道祖符籙!

道祖符籙根據各自法則不同,有激烈的,也有和緩、溫和的,但都很中正!

楊波手裡的這張符籙,卻處處透露出一絲邪性!

各種法則,實際上都是出自道門正統,大道之爭,爭奪大道,這是道統之爭,並非是正邪之戰!

許久,現場的喊殺聲終於消停了下來,有一部分金龍門修士這逃走,大部分金龍門修士都被斬殺了!

楊波把龍雲天的乾坤袋拿了起來,他仔細看了龍雲天的乾坤袋,在他的乾坤袋裡,放著一隻黑色神龕,神龕供奉了一個模糊的人影!

楊波拿出神龕,這道模糊的人影就消失不見了!

楊波拿著神龕,他快速上山,果然在金龍門的駐地,找到了相似的黑色神龕,這隻神龕上,也空空如也!

金龍門到底供奉了哪位神尊,為何會出現這樣的情況?

四號一直跟在楊波身後,他盯著神龕仔細打量,“我怎麼感覺,這隻神龕有點邪性?“

楊波點了點頭,“的確是有點邪性!”

四號不禁皺眉,“我不記得哪一位道祖給人這樣的感覺啊!”

“金龍門當初也是作為古修士一脈的新生力量興起的,當時古修士一脈對金龍門頗為照顧,金龍門這才能夠興起!”

“這麼好的一個門派,現在竟然淪落到如此地步,真是可悲可歎!”

楊波繞著整個道場轉了一圈,都冇有發現任何異常。

秦如風找到楊波,向楊波表達感謝。

楊波開口道:“金龍門背後可能不僅有道祖,還有其他勢力!”

“接下來,秦家鎮守此地,一定要小心,不能大意了!”

秦如風連忙答應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