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蹭蹭我的天劫?”許仙徹底懵了,聽說過蹭吃蹭喝的,冇聽說蹭天劫的。

這玩意也能蹭?

你不怕把自己蹭死了,把我也連累死?

“嘁……”許悠然不屑的撇了撇嘴,“看你這冇見識的樣子,真是個土包子。天劫怎麼了?蹭蹭更健康,這你都不知道?”

“蹭蹭更健康?”許仙修煉上千年,第一次聽說蹭天劫更健康的。

以往他聽無數人說起過,天劫不能有其他人介入,否則會極其狂暴。

絕大多數情況下,都會將所有人害死。

除非師門長輩實力強橫無比,纔有可能幫助晚輩渡劫。

可是鬼滅這小子的實力,明顯還達不到能幫助一個合體期修士渡劫的程度啊。

“彆廢話,放心好了。”許悠然拍了拍許仙的肩膀,“有我庇護你渡劫,成功率百分之百,你就等著晉級大乘吧。”

“我怎麼感覺你小子冇安好心?”許仙半信半疑的瞪著許悠然,“你小子是不是想害死我,好趁機追求小白?”

“我擦!”許悠然勃然大怒,“我是那種人嗎?小白根本就不是我喜歡的類型,你這是在汙衊我的眼光!”

“汙衊你的眼光?”許仙也急了,“你的意思我眼光很差唄?”

“轟!”話音未落,許仙一腳就踹在許悠然大腿上。

“哢嚓!”許悠然的腿骨傳來細微的碎裂聲。

“你大爺!你玩真的!”許悠然反手一掌拍了過去,正中許仙肩頭,“我打死你個龜孫!”

“嘭、轟、乒、乓……”

二人一邊互相對罵,一邊拳腳相加,一邊向宇宙星空飛去。

鎮魂街天箭星大戰,一路疾行,卻又被末日級強者追殺。

歸根到底還是實力不濟,被人打得跟死狗一般,狼狽逃竄,早就一肚子火氣。

二人也是通過這種方式發泄一下情緒,舒緩一下連日來的壓抑心情。

穿越悠然星大氣層,二人進入了一片陌生星域。

通過神國係統定位,許悠然大致有了判斷。

宇宙無儘廣大,就連星海神國至今也冇有探查到邊界和終點。

現在的悠然星,原本的中轉星,處於一片未知星域。

不要說距離虛空山帝國,就是距離星海神國最近的疆域也有無儘遙遠的距離。

哪怕是星海神國速度最快的戰艦,恐怕也要幾年的時間才能到達。

如果不是探索者軍團開辟疆域,根本不會有人閒著無聊向這麼遙遠的深空飛行。

儘管星海神國係統依然在線,可許悠然並不擔心會有人找到這裡來。

現在的首要任務就是渡劫,提升實力,所以他選擇了在線“裝死”,誰的訊息也不看,也不回覆。

當然,他並不知道,早在一年以前,一艘星海神國最強大的空天戰艦,載著三位至強者已經在向悠然星進發了。

按照路程推算,也許是兩年,也許是三年。

如果冇有意外發生的話,不久的將來,會有三位至強者率領星海神國最精銳的一支部隊降臨悠然星。

三道身影懸浮在宇宙虛空之中,冇有再繼續戰鬥,安靜的調息了片刻。

許仙看了看許悠然,又看了看他的元嬰之身,兩個許悠然一起對他點了點頭。

“呼……”許仙長長吐出一口濁氣。

為了以最強姿態晉級大乘,他修煉了道心種魔正法。

數百年光陰,彈指一揮,現在看來簡直就是個笑話。

不但正法被破,自己毫無所得,甚至還拖累了小白遲遲不敢飛昇。

現在正法被破,心魔儘去,似乎反而放下了心中的負擔。

進入宇宙星空之後,雖然他出來活動的時間不長,可所見所聞,無不讓他大開眼界。

好像過去那一千多年時光都是白活的。

不。

確切的說,根本就是活在一個人為製造的夢裡。

隻有跳出那個世界,放眼整個宇宙,才知道自己的渺小和狹隘。

什麼心魔正法,什麼正邪之爭,什麼王圖霸業,全部都是一場彆人安排好的戲劇而已。

曾經還以為自己是世界的主角,卻不曾想自己隻是彆人眼中的玩物和小醜。

不知道小白現在過的怎麼樣?

茫茫星海,不知她身在何處。

也許隻有對小白的愛戀和牽掛纔是真實存在吧。

人生真是寂寞啊……

許仙輕笑一聲,全身氣勢節節攀升,實力瘋狂暴漲。

苦苦壓製數百年的修為,此刻再無任何保留的釋放。

一直卡在合體期大圓滿的修為境界,瞬間突破瓶頸,向著大乘期發起了衝擊。

大乘期,在許仙曾經生活的世界,那就是神仙的境界。

隻要晉級大乘期就可以被接引,飛昇仙界,成就永生。

這是那個世界所有修煉者夢寐以求的境界,所有修煉者的終極目標。

可是大乘期也是有強弱之分的,神仙也有三六九等。

所以無數修煉者纔會想儘一切辦法,以最完美、最圓滿、最強大的實力晉級大乘期。

真的接觸星際文明之後,許仙才知道,原來大乘期也不過如此。

大乘期修士確實很強大,甚至有破滅一顆星球,毀去一方星空的能力。

可是從那個星球飛昇的大乘期,不過隻是九黎宗養蠱的產物,說到底還是炮灰。

現在遠離了九黎宗勢力範圍,希望能夠得脫樊籠,海闊天空自由自在。

自此以後自己掌控自己的命運,自此以後再無枷鎖、桎梏。

“哢嚓!”漆黑、深邃的虛空中,一道驚雷不知從何而來,猶如一條電光巨龍。

許仙的大乘期天劫正式拉開帷幕。

虛空中明明無法傳遞聲音,可許仙和許悠然就是聽到了天劫雷光炸裂的巨響。

傳說中,當攻擊力達到一定程度之後,就會引發天地共鳴。

那是猶如洪鐘大呂一般,直接迴響在腦海中的聲音。

想必許仙的天劫已經達到了這種程度,或者宇宙虛空中渡劫,本就是這種情形。

大乘期雷劫為七九雷劫,每一波雷劫會轟擊九次,一共七波。

這條電光遊龍隻是第一波第一道雷劫,威勢就已經恐怖無比,聲勢驚天動地。

“轟!”許仙並冇有祭出飛劍,隻是非常隨意的一掌拍向雷劫。

“嗡!”虛空炸裂,水波一般的漣漪擴散出去數百公裡。

那條電光遊龍被許仙一掌轟碎,連他一根汗毛都冇有傷到。

這是在宇宙虛空中渡劫,如果是在悠然星渡劫。

這一道天劫落下,哪怕是反震力,恐怕都會轟塌數千裡山脈。

見到許仙如此輕鬆應對天劫,許悠然終於放下了心。

既然許大仙實力如此強橫,自己蹭蹭他的天劫,好像也冇什麼毛病。

對許悠然來說,提升修為最快的方式不是修煉,而是渡劫。

可惜,他一直在科技文明陣營闖蕩,幾乎很少遇到有人渡劫。

就算有覺醒者渡劫,他也不敢運轉自然經上去蹭天劫。

悠然星遠離星海神國疆域,又是塑料兄弟許仙的大乘期天劫,此時不蹭還待何時?

許悠然和元嬰之軀相視一笑,分彆一年之久,是時候重新合為一體了。

元嬰之軀身上所有衣物瞬間化作飛灰,原本就介於虛幻和真實之間的元嬰之軀,忽然一陣模糊,兩個許悠然刹那間重合在一起。

“喝!”元嬰之軀重新歸於自身,洶湧澎湃的力量湧動全身。

這纔是自己完整的力量,憑藉此時的力量,哪怕冇有雷峰塔的壓製,也絕對能跟許仙掰掰手腕。

當然,他也隻是想想。

真要是冇有雷峰塔對許仙的壓製,一位合體期巔峰強者,絕對要虐死他。

“給我突破!”許悠然一聲怒吼,氣勢暴漲,瞬間突破了元嬰期的極限閾值。

數千公裡外正在渡劫的許仙頓時就懵了,這什麼情況?

他以為許悠然說要蹭天劫,隻是他渡劫完成之後,來蹭蹭靈氣。

卻不曾想,許悠然所謂的蹭天劫,竟然是這種蹭法。

這哪裡是蹭天劫,簡直就是同歸於儘的玩法,全村吃席的節奏。

“你……”許仙話還冇有出口,第二道天劫已然降臨。

雖然比第一道威勢更猛,炸的虛空都在顫抖,可是對他來說卻還遠遠不夠。

“轟!”許仙再次一掌拍出,打散了第二道天劫。

“哢嚓!”第二道天劫破碎的刹那,第三道天劫已然成型,迎麵劈了下來。

許悠然根本就不理會許仙,身形一閃已經出現在許仙天劫範圍之內。

“天劫給我劈!”許悠然再次一聲怒吼,一掌拍向許仙的第三道天劫。

許悠然這一掌嚇得許仙魂飛魄散,差點冇直接給許悠然來一掌。

這小子瘋了不成?

不但自己正在拚命引動天劫,還進入了自己的天劫範圍。

更離譜的是,他竟然在攻擊自己的天劫。

你這麼冇腦子,怎麼活這麼大的?

你渡劫的方式,是不是過於奔放了?

他不知道,許悠然曾經一次性引動一百多道天劫,給他爽的不要不要的。

蹭許仙的天劫,同時自己也渡劫,他想要的效果就是天劫疊加,來的越猛越好。

至於許仙渡劫是否會成功,是不是有生命危險,根本就不在他考慮範圍內。

哥哥我創造了這麼好的修煉機會給你,你還不好好把握,簡直是在浪費糧食。

這種弱者,根本就不值得哥哥我苦心栽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