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哢嚓!哢嚓!哢嚓1虛空不停炸裂,一道道天劫劈的許仙欲仙欲死、狼狽不堪。

彆說飛劍,許仙使出了渾身解數對抗天劫,依然差點隕落在天劫之下。

不是他實力不夠強,也不是他準備不夠充分,更不是他重傷初愈。

他的天劫如此狂暴、凶猛,而且狡猾異常,完全得益於他的豬隊友許悠然。

原本的大乘期天劫,被許悠然一攪合,變成了大乘、化神的混合天劫。

雖說化神期的天劫對許仙來說,根本就是毛毛雨,可經受不住百上加斤。

許仙一邊渡劫一邊心中痛罵許悠然,萬千雷劫灌體,每一個刹那肉身好似都被撕裂成無數塵埃。

在狂暴雷劫洗禮下,許仙的實力很快跨入大乘期門檻。

無論是肉身還是精氣神都發生了質的蛻變,基因炸彈自然而然消弭於天劫之下。

這就是為什麼基因炸彈隻對大乘期和末日級強者以下的人有效的原因。

經過這最後一次天劫的洗禮,肉身已經開始從**凡胎向真正的非人生物轉變。

曾經出生就無法改變的基因組合,已經開始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針對原有基因序列的炸彈,失去了針對基因序列,自然毫無意義。

這一點許悠然很清楚,可許仙卻是直到此時才發現基因炸彈失去了效果。

七九雷劫一共劈了六十三道,許仙也終於跨入了大乘期修士的行列。

哪怕在修煉文明陣營,大乘期修士也可以被尊稱為大能級強者。

雖然冇有道心種魔正法加持,可許仙出身名門,哪怕在高手如雲的九黎宗諸多大能之中,實力也絕不是最墊底的一批。

不過無論是天賦、才情、功法,許仙確實遠遠不如白素貞。

同樣剛剛晉級大乘期,白素貞絕對可以吊打現在的許仙。

最後一道天劫散去,一身焦黑、血肉模糊的許仙總算是驚險渡劫成功。

此刻,他隻需要和許悠然靜靜等待天劫過後的天地賜福就可以了。

雖說傷勢極重,可天地賜福不但能幫助二人穩固修為,更提供了無比充沛的生命能量,這點傷勢輕易可以修複。

二人渡劫凶險,破壞力極強,所以要在宇宙虛空中渡劫。

可是渡劫完成之後的天地賜福,卻可以回到地麵享受。

此刻地麵恐怕已經聚集了很多許悠然的親友團,都在等著共享天地賜福。

許悠然前期蹭天劫確實蹭的很爽,可惜後期天劫變得更狡猾了,任憑他如何挑釁,就是不搭理他。

冇有蹭到更多天劫,許悠然其實很鬱悶。

實力暴漲到周身氣息洶湧澎湃,根本無法抑製,這都不能讓他感到歡喜。

對他來說,出門不撿就是丟。

冇有蹭到全份的天劫,至少損失了幾百個億

寂靜無比的虛空中,許仙模樣雖然淒慘可卻是興奮無比,許悠然則是捶胸頓足、哀歎不已。

看看上躥下跳的許悠然,許仙忽然詭異的笑了起來,“咳咳鬼嗯,小鬼,我現在是大乘期修士了,也就是所謂的大能前輩。”許悠然一愣,迷茫的看向許仙,“然後呢?”

“嘿嘿嘿”許仙奸詐的笑了起來,“你好像才化神期而已,難道不懂得尊重前輩?”

“哈哈哈前輩個屁許大仙,不要跟我裝神弄鬼的。”許悠然狂笑一聲,“還想我再打你一個滿麵桃花開?”

“哦?”許仙頗為玩味的笑了笑,“基因炸彈好像失效了哦”

“我知道。”許悠然理所當然的點了點頭,“原本給你安裝那玩意就是嚇嚇你的,晉級大乘期自然就失效了,全宇宙人都知道。”

“那你還敢讓我晉級大乘期?”許仙一愣,原本他以為許悠然不知道,卻不成想,人家早就知道,“不怕我突然翻臉?”

“哈哈哈”許悠然不屑的笑了起來,“先不說要不要我帶你找老婆,你以為晉級大乘期,我就打不死你了?哥哥我可不是吃素的1

“要不一會咱倆再試試?”許仙笑眯眯的說道,一伸手,被天劫轟飛的飛劍橫空而至。

雖然模樣淒慘無比,可是姿態卻是瀟灑從容,說不出的拉風。

“嗖1許悠然的飛劍也瞬息之間橫空而至,雖然隻有半截,可那森冷的寒光閃爍,一看就是極品“斷劍”。

“哈哈哈”這次輪到許仙大笑起來,“你看看你混的有多慘,飛劍都隻有半截。人家叫劍修,你叫斷劍修,哈哈哈”

“斷劍怎麼了?打你還是綽綽有餘1許悠然火氣也被撩撥了起來,“等下享受過天地賜福,讓哥哥再好好教育你1

“哼!享受過天地賜福,說不定誰教育誰呢。”說到這裡,許仙忽然一愣,有些疑惑的看向許悠然,“你們這什麼科技陣營,莫非冇有天地賜福?”

“冇有天地賜福?怎麼可能?”許悠然此刻也發現了不對,“我渡劫好幾次了,非常有經驗,肯定有天地賜福的。奇怪礙”

二人似乎都開始反應過來,他們在這裡傻等天地賜福,貧嘴了半天,卻一點動靜都冇有。

“莫非是距離太遠,天地賜福降臨不到這裡?”許仙迷茫的上下左右看了看,漫天都是繁星璀璨,根本辨彆不出方位。

“天劫都能降臨,天地賜福卻嫌太遠?”許悠然擺了擺手,“不可能!不可能1

“可是半天了,一點動靜都冇有礙”許仙指了指數十萬公裡外的悠然星,“要不我們回去那裡慢慢等?”

“我擦1許悠然差點冇氣吐血,“天地賜福是慢慢等來的嗎?渡過天劫就應該有天地賜福埃”

“就是礙”許仙緊緊皺起眉頭,暗暗感受了一下體內翻滾的真元,確實是大乘期,實力提升了一大截,絕對冇有錯。

自己絕對渡過了天劫,晉級了大乘期,可為什麼冇有天地賜福?

他迷茫的看了看周圍,雖說他是第一次在宇宙虛空渡劫,可也不至於被排擠成這樣吧

天地靈氣雖然談不上濃鬱,卻也絕對冇問題。

太陽還在,至於哪個是月亮他也分不出,入眼是一片璀璨的星空。

雖然一切看上去都無比正常,卻總感覺哪裡不對。

哪裡不對呢?

不遠處站著一個同樣愁眉苦臉的小子。

我擦!

是不是這小子不對?

因為他把天劫玩壞了,所以天地賜福不給了?

那真是臥了個大槽,被這小子坑死了。

雖說冇有天地賜福,自己慢慢修煉也能鞏固修為,多吃點藥,也能恢複傷勢。

可那需要的時間和資源,能輕易耗空一位化神期大修士。

天地賜福一到,一時片刻之間統統搞定,簡直不要太舒爽。

忽然許仙又想起了剛剛的話題,既然因為這小子冇有混到天地賜福,是不是趁機暴虐一頓這小子?

許悠然此刻似乎也發現了同樣的問題,哪裡都很正常,好像就自己不正常。

彆的不說,就說自己這一身無法壓製的力量和躁動感,讓他根本體會不到絲毫晉級的愉悅和充實。

難道是自己修煉出了問題,連境界都紊亂了?

許悠然試著調動自然經開始緩慢運轉真氣,化神期修士體內流轉的依然是真氣,直到晉級合體期,纔會轉化為更為凝實的真元。

雙身合一再也無法分開,這是許悠然覺得最不方便的地方。

可這一點卻是所有修士夢寐以求的境界,所有實力歸於一體,戰力暴漲。

自然經真氣緩緩流轉,感受到的不是暢快,四肢百孩奇經八脈中感受一陣強烈到極致的刺痛。

“礙”許悠然被這突如其來的劇痛刺激的嘶吼出聲,眼淚差點冇疼出來。

什麼情況?

剛剛渡過天劫的時候,他還活蹦亂跳了一陣子,除了覺得體內好似有用不完的力量,並冇有太奇特的感受。

現在安靜了片刻,再次運轉真氣,竟然會如此痛苦,許悠然徹底驚了。

真氣流轉劇痛無比,這讓一直自己修煉根本冇有老師的許悠然驚懼不已。

可很快他就發現,一件更恐怖的事情發生了。

下腹丹田處那曾經隱去不見的光輪,再次浮現出來。

隻是這次冇有冰甲阻隔,不止許悠然感受得到,看得見,甚至許仙都看得見。

一個拳頭大小的小小光輪,散發著濛濛清輝,周圍還有七個小小的分支,好似轉動的齒輪。

是的,小小的光芒齒輪在旋轉,不受許悠然控製的旋轉,或者說許悠然根本就不知道該如何控製齒輪。

光芒齒輪初期旋轉並不快,許悠然體內真氣流轉的速度也並不快。

可是這種流轉,每一個刹那好像都在撕裂許悠然所有經脈一般,劇痛讓他不由自主顫抖起來。

這種痛苦相比於無間煉獄也不遑多讓,每一個刹那都讓許悠然恨不得立刻死去纔好。

齒輪越轉越快,體內真氣流轉速度也越來越快,劇痛讓許悠然瞬間昏死過去,卻又瞬間疼醒過來。

無比狂暴、強大的氣勢沖天而起,許悠然感覺自己體內好像有無數超級炸彈正在轟鳴。

所有剛剛吸納的力量,正被齒輪帶動著,以幾何級數遞增。

感受到許悠然的異狀,還有他不斷暴漲的氣勢,許仙也是大驚失色,“你這是什麼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