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繼續尋找,我馬上派人過來支援。”厲霖陌冷漠的說道。

周鹵蛋應聲,“知道了,厲爺。”

他掛斷了電話,眉眼滿是著急之色,轉身直接命令。

“一部分人繼續尋找蘇小姐的下落,另外人繼續追查那個組織的情況,無論如何,都務必要找到蘇小姐。”周鹵蛋直接命令道。

蘇以沫簡單的將顧南宸安葬了一下,這才艱難的從洞穴中爬了出來,她已經在洞穴裡呆了好多天。

渾身都疲憊饑餓到極點,她鞋子裡安裝的信號已經損壞,根本無法再連接外界,若是她繼續在裡麵呆下去的話,恐怕真的無法支撐住了。

蘇以沫朝著前方艱難的挪動著身體,現在的她無法得知方向,隻能朝著水源的方向走去,順便摘取一些野果勉強的補充一下自己的體力。

野果的味道極為酸澀,蘇以沫的眉心緊蹙,硬生生吞嚥了下去。

她也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隻聽見不遠處似乎有水流的聲音傳來,蘇以沫的臉上露出狂喜之色,她腳上的步伐不由加快了幾步。

眼看著便要趕到水流的方向,就在這時,忽然間一隻手槍直接抵住了蘇以沫的太陽穴。

蘇以沫嬌小的身軀僵硬在原地,後麵陣陣的發涼襲來,她的小手越發緊握。

“將藥物的配方拿出來,否則今日就是你的死期。”男人粗獷的聲音從蘇以沫的身後傳來。

蘇以沫的美眸微縮,她記得這個聲音,正是她之前接觸過的其中一人,冇想到男人居然也逃到了這裡。

“不過是一個配方而已,你將紙筆給我,我立刻給你寫出來。”蘇以沫的呼吸緊繃,她強迫著自己說道。

男人的薄唇泛起冷笑,“你直接背出來,告訴我便行。”

他眉眼滿是血腥的氣息,他現在已經到瞭如此的處境,任務也失敗了。

若是能拿到藥物的配方,或許回到組織還能留有一條性命,但若是無法拿到配方,那麼他最終的結局隻有死。

“你彆給我耍任何的手段,我周圍的兄弟馬上也過來了。”男人狂笑著冷聲說道。

蘇以沫深呼吸了一口氣,她強迫著自己冷靜。

“你將槍離我遠一點,我告訴你配方。”

男人的槍口稍微遠離了蘇以沫太陽穴少許,蘇以沫的身體艱難的動了一下,她張嘴將配方緩緩的說了出來。

像是體力突然間無法支撐,她的身體朝著地麵上失控的摔了下去。

近乎是同時,男人伸手想要拽住蘇以沫。

蘇以沫的身體往地麵上猛地一靠,反手握住男人握住手槍的手腕,硬生生扭轉過來,直接扣下了手槍。

隻聽見“砰——”一聲劇烈的聲響傳來,鮮血瞬間飛濺開來。

男人的身體再也無法支撐,失控的摔落在了地麵上。

近乎是同時,蘇以沫的渾身緊繃,她瘋狂的朝著前方一路狂奔著出去,腳上的步伐不敢有絲毫的停頓,渾身的速度飆升到極點。

她的身影剛躥出,身後的槍響聲再次傳來,蘇以沫用儘全力的躲閃,但是動作還是慢了一拍,她的肩膀硬生生被子彈射穿,她吃痛的渾身緊繃,腳上的步伐越發加快,膝蓋卻猛地劇烈一疼,再次被子彈擊穿。

蘇以沫狼狽的摔在了地麵上,絕望的氣息瀰漫著她的渾身,她卻用儘全力朝著前方挪動著身體,她不肯被抓到,她一定要跑出去。

她答應了霖陌,她一定要活著離開。

周圍的腳步聲越發的逼近,蘇以沫隻感覺自己渾身血腥的氣息越發濃鬱,她眼前的視線模糊,身體彷彿已經不再屬於自己,她用著最後的信念,艱難的望前麵爬了過去,一點又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