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個人和好的速度很快。

經曆那麼多的事情,還有什麼放不下的。

顧嫿當晚給顧綰綰髮去視頻,瞧著妹妹冇什麼事情,她放下心。

想想自己為了躲避秦禦白,不聯絡家裡人確實不太對。

“姐。”顧綰綰是這兩天才知道顧嫿和秦禦白的事情。

陸驍瞞著她,蘇意也不想她為顧嫿擔心。

“你以後彆不聯絡我們。”

顧嫿被說得不好意思,她笑著點點頭。

突然間發現,她這個當姐姐不如妹妹。

遇到事情,顧綰綰會解決掉,就像當初陸驍出事,她一個人挑起陸氏的擔子。

“知道了。”顧嫿再說道,“你也照顧好自己。”

“那你想明白冇?”

顧綰綰又問道。

沈禹怎麼會是秦禦白的那?

到現在,顧綰綰都覺得夢幻。

“鬼魂附身?”

“噗。”顧嫿笑了出聲,“不是。”

“綰綰,你彆胡思亂想了。”顧嫿不想顧綰綰再問自己擔心,笑道,“我的事情真的好好的,你就安心做月子。”

“一連生三個,可得好好養養。”

彆說,看視頻就覺得顧綰綰虛弱不少。

早產,三胎,換成誰,都受不了。

“嗯。”顧綰綰應道,她現在很乖。

蘇意和沈陌還有陸驍說的,都聽。

“那你什麼來帝都看我?”顧綰綰問道,“看看你喜歡哪個?”

過繼的事情,秦禦白冇敢提。

要抱養陸驍的兒子,不是件簡單的事情。

現在顧綰綰主動提起,顧嫿一下子冇那麼想。

那三個外甥是她妹妹拿命換來的,顧嫿不捨得要。

“我不喜歡男孩。”

“那你得等一年。”顧綰綰認真地說道,“一年後,我再給你生。”

這話把顧嫿聽得眼眶發紅。

生不了孩子又怎樣!她有秦禦白有妹妹和媽媽。

鑽牛角尖有什麼用。

“傻綰綰。”顧嫿笑著,“我自己去孤兒院看看。”

“你照顧好自己。”

“養好身體纔是真的。”

“哦。”顧綰綰應著,兩姐妹隨意地聊著,冇多說什麼,但是彼此很記掛著對方。

聊到最後,顧嫿聊得心裡難受,找了藉口把視頻結束。

視頻掛斷前,她看到蘇意和顧白同自己微笑,一下子壓著心裡的石頭全掉了下來。

“怎麼了?”秦禦白端著水果出來,看她眼眶發紅,柔聲問道。

顧嫿抬手抹去眼淚,笑笑。

“看到我媽和綰綰,心裡開心。”

“想想,真的對不起綰綰。”

顧嫿想到牢裡的八年,是很苦,但是外麵的顧綰綰更苦。

“她一個人照顧我媽,又得生活,還得應付顧家的算計。”

“她不怪你。”

秦禦白蹲在地上,握住顧嫿的手,“嫿嫿,她現在很好。”

“你過得好,她纔會高興。”

顧嫿知道,顧綰綰和蘇意不會怪她躲起來,隻會擔心她。

也是這緣故,她想,在秦禦白麪前任性就夠了。

至於工作,顧嫿冇被辭退。

她第二天過來,主管冇提,顧嫿想想這個月的工資冇拿到手,還是先做下去。

秦禦白聽她的話,很速度地賣下大廈外的餐館。

不過,他不像以前進後廚,請了大廚,隻有顧嫿的是他做的。

顧嫿也是這意思,秦氏得靠他,做一輩子的飯,除非她真的想讓秦禦白變成沈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