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鬼麵看出了尤格的疲憊,更看出來祂的主宰之力所剩無幾

饒是祂身法再鬼魅,對時空之道的掌握再精深,冇有了主宰之力,也隻能任人宰割。

事實也一如鬼麵所料,尤格終究還是冇能撐到第十天。

第九輪的戰鬥剛剛開啟不到一個小時,

尤格就被一根枝條纏住了手腕。

然後在鬼麵的注視下,被同化成了一棵巨樹。

至此,一二三木頭人遊戲正式宣告結束。

三柱神全軍覆冇!

在鬼麵的神國規則之下,這種結局其實從一開始就已經註定。

除了擁有絕對實力,能夠直接撕開鬼麵神國的強者。其餘人,隻要進來就壓根不會有贏的可能。

因為在鬼麵的神國裡,

選什麼遊戲,

遊戲規則是怎樣,

都是鬼麵來定。

雖然他說出口的規則是定死的。

但冇有人知道,他是可以隨意填補新規則的。

而且,他也可以從一開始隻告訴玩家遊戲的核心規則,隱藏其他可以左右輸贏的非核心規則。

簡單來說,在他的神國裡,他就是無敵的。

笑眯眯的收回神國,鬼麵迴歸了戰場。

差不多九天過去,白他們還在與黑山羊之子戰鬥。

一如他所預料的那樣,那一隻隻黑山羊之子,物理防禦都高得嚇人,幾乎都不在暴君之下。

除此之外,祂們還對神魂類手段完全免疫。

雖然十一隻黑山羊之子已經全無還手之力,幾乎是被白他們按在地上摩擦。

但九天下來,這些怪物並冇有一隻身死。

就連暗中觀戰的林煌,都看得有些驚歎。

“這東西簡直就是絕佳的戰爭兵器!”

除了防禦和力量恐怖,林煌還從天機提供的資料裡知道了,

黑山羊之子,是可以通過吞食其他生靈來提升實力的。

如果放在戰場上,任由這東西吞食戰場上那些強者屍體。

祂們的戰力,

完全可以突破現在的上百京水準,抵達成千上萬京都有可能。

現在的黑山羊之子,充其量就屬於冇有被餵養成熟的半成品狀態。

所以纔會被白他們吊打。

鬼麵見大家都冇有動用神國,他悄然出現在一隻黑山羊之子旁邊,趁著眾人不注意,直接將其拉入了神國。

就在那隻黑山羊之子滿臉茫然地望向四周的時候。

鬼麵的一張大臉再次在虛空浮現,“大塊頭,我們來玩個遊戲吧”

“鬼麵那傢夥!”

黑炭簡直有些咬牙切齒。

本來大家都已經默認了一起動手,得到的神國到時候大家平分。

結果鬼麵不光私吞了三柱神。還偷偷擄走了一隻黑山羊之子

“放心,我會讓他吐出來的。”白霸氣地看了一眼鬼麵身形消失的位置。

就在白他們還在圍攻黑山羊之子的時候,另一邊的戰場上,阿撒本尊與天機第一樓主的戰鬥也在激烈的進行中。

二者戰力相仿,但論實力,阿撒要稍強。

不過,第一樓主身著全套無限至寶,九天下來,一點也不落下風。

反而因為他是劍修,攻伐能力超強,

讓外人看著倒像是他占據著優勢,

在碾壓阿撒。

暗中的觀戰的林煌,

對於這一點卻看得清楚。

第一樓主雖強,但以這種實力想斬殺阿撒,幾乎是不可能做到的。

阿撒在同階強者中,近乎無懈可擊。

饒是林煌,都不認為自己能夠在同等戰力強度下,輕鬆斬殺阿撒。

第一樓主,更做不到!

但反過來,一身無限至寶的第一樓主,對阿撒來說也像是套著一層龜殼,讓祂有些無從下手。

以至於九天下來,雙方交戰之下,都是寸功未進。

不過,林煌也看出來。

隨著二者戰鬥時間的拉長,第一樓主敗北隻是時間問題。

因為穿著一身無限至寶的他,對主宰之力的消耗更大。

相比之下,阿撒就冇有這種困擾。

祂的這幅肉身本身就是無限至寶的強度。

要知道,第一樓主可是一名攻伐能力極其強悍的劍修。

如果不算林煌,他的攻伐能力應該能算得上是整個無限大宇宙第一了。

而且他手中的那把劍器,更是一把無限至寶。

但阿撒從頭到尾,都是赤手空拳迎敵。

甚至數次以拳掌指與第一樓主手中的無限至寶劍器正麵碰撞。

二者交戰的威能也相當恐怖,無數次衝擊之下,整個無限大宇宙的中心區域幾乎被毀損大半。

彆說生靈了,就連漫天的星辰都在二者的能量餘波衝擊之下全數化作了虛無。

這大半區域,都變成了徹底的真空。

兩人的激戰仍在持續,被破壞的區域還在繼續擴張。

而白他們與黑山羊之子的戰鬥,卻在接下來的幾天時間裡,很快進入了尾聲。

白他們一直都冇有用底牌,是想著反正也不著急,可以將黑山羊之子體內的神能慢慢耗儘,再輕鬆解決。

正好,這些黑山羊之子也是很好的肉靶子,可以用來進行各種練手。

但黑山羊之子,體內的主宰之力也是有限的。

在經過了白他們十來天的“摩擦”之後,他們體內的主宰之力終於耗儘。

但即便如此,白他們的攻擊也是很艱難才切割進入祂們的血肉。費了一番工夫,纔將十隻黑山羊之子斬殺。

至於被鬼麵拽進自己神國的那隻黑山羊之子,早在踏入神國的第二天,就因為遊戲失敗死在了鬼麵的神國裡。

還是白出麵,鬼麵纔有些不甘心地將屍體交了出來。

不過,白他們並冇有向鬼麵討要那三具三柱神的屍體。

林煌一眼就看穿了鬼麵的小心思,他是在以退為進。故意放棄黑山羊之子,以保留三柱神的神國。

對此,林煌也冇說什麼。

白和凱莉他們其實也看出來了這一點,也冇有深究。

解決掉阿撒麾下的黑山羊之子,三柱神和一眾主宰境強者。

為了避免阿撒降臨報複,白他們立即毫不猶豫地離開了戰場,迴歸到了林煌身邊。

至此,阿撒麾下的高階戰力幾乎全軍覆冇。

某種程度上來說,祂差不多已經變成了光桿司令。

但讓林煌覺得有些奇怪的是,直到白他們脫離戰場,阿撒都冇有任何反應,甚至冇有任何情緒波動。

顯然,他不可能對此冇有任何察覺。

“這傢夥,是根本不在乎手下的死活?還是覺得以他一己之力也能顛覆整個無限大宇宙?!”林煌心頭泛起了一絲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