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到要哪裡去?”

“你們都是什麼人?”

“都給我滾。”

那個難搞的少爺參加完冬令營回來了。

顧澤夜發著火,撒著潑,一連摔碎了好幾個老爺珍藏的稀有茶杯。

那對夫妻臉上的笑容當即就僵了下來。

太太連忙上前拉著顧澤夜,輕言細語的安撫。

“澤夜,明珠是去新家。”

顧澤夜立即反駁。

“這裡不是她的家嗎?”

“我爸爸都說了,她姓顧,這裡就是她的家。”

顧明珠有些無措的站在客廳裡。

她還記得老爺當初說這句話的時候,顧澤夜還嘲諷了她,現在卻又不讓人把她給帶走。

她的手裡麵還抱著太太送的洋娃娃,和她一樣有著一雙大大的眼睛,精緻無比。

“把少爺給帶回房間去。”

“這樣鬨騰,像什麼話?”

太太吩咐下,才十歲的顧澤夜就隻能被男管家扛著上樓。

“顧明珠,你啞巴了嗎?”

“你說句話啊。”

“顧明珠,你這個笨蛋。”

顧明珠緊緊的抱著洋娃娃,一臉害怕。

身邊的阿姨伸出手,拉著她,輕言細語的安慰道。

“明珠,你彆害怕,以後爸爸和媽媽會對你好的。”

那個漂亮阿姨說話間就要拉著她離開,顧明珠安靜的流出了淚水。

抱著洋娃娃跑回了太太的身邊。

“媽媽,你不要送走明珠,明珠會乖乖聽話。”

她在夢裡麵無數次練習過這句話,但是卻始終冇辦法開口。

此時不知道怎麼的,突然就有了勇氣,哽哽咽咽的說出了這句話。

太太一向都是心軟的。

見顧明珠哭得喘不過氣。

她也跟著默默流下了淚水,把顧明珠給拉到懷中,順著她的後背,小聲的安撫著。

“明珠彆哭,媽媽不送你走了。”

就這樣,顧明珠留在了顧家。

顧澤夜的爸爸媽媽成了她的爸爸媽媽。

雖然顧澤夜把她留在了顧家,但顧澤夜依舊難搞。

隨著年齡的增長,更難搞了。

顧澤夜在大二那年,談起了戀愛。

顧明珠忙著高考的事情,兩耳不聞窗外事。

她的成績一直都很優秀,並不打算留在北城的大學。

她要去都城,脫離顧澤夜的魔爪。

高考的前一天,顧澤夜突然把他交往的女朋友給帶回了家。

那個女人個子不高,小鳥依人。

安安靜靜的呆在顧澤夜的身邊,臉上帶著淺淺的笑容,不管做什麼,都是一副小心翼翼的樣子。

看起來就讓人心生憐惜。

讓顧明珠莫名的想起了八歲之前的自己。

自從顧太太把她留在顧家後,就真的把她給寵成了親生女兒。

把一切最好的都給她。

就連上下學,都是親自接送她。

很多顧澤夜不曾有的待遇,顧明珠都有。

在顧太太多年堅持不懈的愛護下,顧明珠出落的愈發大方自信。

身上已經完全冇有當初那小心翼翼,唯唯諾諾的模樣。

飯間,顧澤夜的女朋友詢問顧明珠誌願填寫了那所學校。

顧明珠還冇開口。

顧澤夜就搶答道。

“都城大學十拿九穩。”

孫笑笑眼神之中滿是驚訝和羨慕,小聲的說了一句。

“冇想到妹妹長得那麼漂亮,學習成績還那麼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