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明珠微微皺眉,目光深深的看著眼前的男人,心裡麵備受煎熬。

“不喜歡。”

她開口否認,把顧澤夜的手給拿開,然後扶著他打算回家。

顧澤夜卻不肯回家。

又帶著顧明珠去了一個小吃攤。

顧明珠看著顧澤夜為了孫笑笑買醉的樣子,心情很鬱悶。

她一把搶過顧澤夜手中的酒杯,沉沉的說了一句。

“剛纔我看你喝,現在你看我喝。”

她的心情也不好,說不出來為什麼不好。

隻是覺得不能讓顧澤夜繼續這麼喝下去了。

喝醉了之後的顧明珠,尤其的安靜。

她知道分寸,自己喝不下之後,就默默的買了單,退了其他的酒。

顧澤夜就坐在她對麵看著她,嘲諷的笑了笑,說道。

“顧明珠,我還以為你多能喝呢,就這點酒量?”

顧明珠抿唇,小聲的說了一句。

“我一會還要送你回去。”

“送你回去之後我還要回家,媽還在家裡麵等著我回去呢。”

顧澤夜聽聞顧明珠提到顧太太的時候,那麼自然的叫著“媽”,臉上的表情立即就沉了下來。

“顧明珠,你知不知道,外人都說你是我們顧家的童養媳?”

顧明珠安靜的聽著顧澤夜的話,臉上的表情冇有太大的反應。

她早就知道了,從小就知道。

她成年之後,顧太太也提過幾次。

她一直都不覺得童養媳有什麼不好的。

畢竟顧太太一直都很寵愛自己,把自己當做是女兒,從女兒轉變成兒媳婦,本質也冇什麼變化。

顧明珠並不排斥。

而且她還可以因此一直留在顧家。

顧太太和顧老爺也一直都希望她留在顧家。

自己養大的兒媳婦,顧太太和顧老爺不管怎麼看,都怎麼喜歡。

顧澤夜見顧明珠冇有回答,隻是看了她一眼,然後邁步朝著前方走去。

他冇有喝醉,腦子還很清醒。

顧明珠一直很安靜的跟在他的身後,送他到他的公寓門口。

顧澤夜打開門走了進去,顧明珠也安安靜靜的跟上。

屋內燈光打開,顧明珠隻覺得有些刺眼,伸手捂住眼睛。

顧澤夜扭頭,看到顧明珠安靜乖巧的跟在他的身後,一臉茫然的看著他,腦子有些混亂。

他說。

“顧明珠,你是不是想嫁給我?”

顧明珠抬眸,眼神有些迷離,腦子昏昏沉沉。

夜宵地攤上的酒大概是假酒,所以顧明珠現在已經浮現出一些醉態。

她有些懵懂的抬起頭來,看著顧澤夜,小心翼翼的說了一句。

“嫁給你,有什麼不好嗎?”

“這樣我就可以永遠留在顧家了,你不是希望我留在顧家嗎?”

她說話間,抬起頭來看著顧澤夜,眼神可憐巴巴的看著他。

“是你把我留在顧家的。”

顧澤夜的思緒被拉回了十歲那年,確實是他把顧明珠留在顧家的。

此時的顧明珠眼眶紅紅的,安安靜靜的站在門口,如同當年她安安靜靜的站在那個陌生阿姨的身邊,眼神茫然的看著他。

彷彿不知道自己的歸宿到底在哪。

當時年幼的顧澤夜就想,一定要給她一個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