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第3221章

雲傾微微一笑,視線落在正前方,一座精緻漂亮的小樓裡,“蘇和,我母親很愛我,對不對?”

蘇和點頭,“夫人對您的愛,是毋庸置疑的。”

“然後父親告訴我,那個人也很愛我。”

“既然他們都很愛我,你說是不是代表著,我擁有改變某些事情的能力。”

蘇和怔了下,垂下眼睫,未曾言語。

就像是他跟北冥夜煊一樣,最後一定必須得有一個人放手。

他們都愛她,但也絕對不願意承受,失去她的痛苦。

雲傾冇有得到想聽的答案,轉頭看向蘇和,“你覺得不對?”

蘇和微微歎了口氣,“傾兒,你把一切想的太簡單了,如果那個人的存在,能夠讓您的父親與母親,同時對他緘默,甚至連他本人,都覺得不出現在你麵前,是最好的結果,那就預示著他們的選擇,纔是最好的。”

強行去挖,誰也預料不到後果。

最重要的是,雲傾可能會在期間受傷。

雲傾端著小臉,一臉不高興地看著蘇和。

那意思,他究竟是哪邊的?!

蘇和看著她這幅表情,有點想笑,咳嗽了一聲,“當然,如果你堅持,並且已經決定做好抗下一切後果的準備,我們也必定是要爭一爭的。”

雲傾這才笑起來,擺了擺手,“我會根據調查的結果,來決定最後的後果。”

“他們都很愛我,所以我不怕會受到傷害,因為——”

雲傾抬步朝著小樓內走去,“無論是我的父親與母親,還是那個大哥哥,他們都捨不得傷害我。”

“退一步講,就算我真的會受到傷害,那估計也是我本來應得的。”

“跟那個大哥哥失去的東西比起來,我得到的夠多了。”

除此之外,雲傾還有一層思量。

雲氏帝國,隻有她跟雲姌兩個繼承人。

而她身為薄家的血脈,已經註定回不去了。

蘇和說她能回去,在雲傾想來,很可能是這個男人對她的偏心所致。

而雲姌——

雲傾勢必是要用對方的血,來為那些枉死的同伴們報仇的。

在這樣的情況下,帝國多一個繼承人,不是壞事。

甚至正好解了雲傾一直以來困擾的問題。

失去女王的位置,對於雲傾來說,並冇有那麼難以接受。

她不做女帝了,正好可以跟著北冥夜煊回家,安心做他的妻子。

蘇和看著她纖細的身影消失在眼前,臉上的笑容一點點地淡了下來。

若是對方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種傷害呢?

蘇和知曉,雲傾根本不在乎那個位子。

甚至於若是有人能幫她抗下這一切,她還會高興。

而對於蘇和來說,無論雲傾是不是女王,都不重要。

他看重的,從來都不是她的身份。

雲傾生情單純善良,她覺得自己是這件事情的既得利益者,所以就做不到問心無愧地當做什麼都冇有發生過。

她想調查那個人的真相,想讓對方也得到幸福,想讓那個人,光明正大地出現在她麵前。

這個心願真的能夠達成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