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神皇出!

威能盛。

現場威壓,刹那空前,隨著霸道威壓瀰漫之間,現場登時出現了一道恐怖勁氣,牧典輕哼一聲,雙眸一掃麵前章善。

登時!

章善隻覺得靈魂巨顫,雖然他已進入了神王境,但是想抵擋麵前的牧典,簡直就是作死。

不!

甚至是作死都不如。

牧典淡淡的掃了一眼麵前章善,輕笑一聲:“章善,你的修為,竟然進入了神王境?”

詫異!

當初章善也是實打實的天才大能,不過章善後來出事之後,卻是變得一無所有,甚至章善的資質,都被完全抹殺了。

尤其是當初,天狼門內的諸多強者,都對章善進行過探測。

隨著探測持續。

所有人都得到了一個相同的答案,那便是——

章善已廢!

章善被那事打擊的資質全無,這也纔有了後來的事情,也就是因為這樣,纔將章善下放去了天狼城,然而這個時候,章善竟然凝聚了神王修為?

豈能不詫異?

牧典輕哼:“章善,看來當初我們所有人,都小看了你啊。”

章善故作惶恐:“牧典神皇,我這次也是無意之間,纔得到了機緣,否則按照我的資質,想成為神王強者,怕是在做夢啊。”

“對了。”

章善似是想到了什麼,有些憤恨的說道:“牧典神皇,我記得當時我一個不察,重傷跌落山崖,等我突破到神王後,再出來已經不見山韶神王和牧言神王了。”

“他們……”

章善話冇說完,就感覺到身上傳來一陣恐怖威壓,牧典更是輕哼一聲:“閉嘴!”

憤怒輕哼。

章善隻覺得靈魂狂顫,一種前所未有的恐怖威壓,瀰漫全身。

撲通!

章善雙膝一顫,一瞬跪地,看向麵前牧典的眼神,更是惶恐:“牧典神皇,我……”

“閉嘴。”

牧典大手一揮,霸道之力,直接將麵前章善轟飛。

噗嗤。

章善落地刹那,口中一下就吐出了一大口鮮血,殷紅鮮血打紅了自己的衣衫,章善麵龐更是蒼白的厲害,就像是紙張一般。

章善眉頭一皺,卻是不敢有任何發作,隻能是惶恐的看著麵前牧典。

麵對牧典的神色變化。

章善眼中更是湧現了一絲森寒:“小子,你可知道,本皇之子牧言神王已經死了。”

死了?

章善一下就瞪大了雙眸:“這怎麼可能?什麼人敢對牧言神王出手?”

“那山韶神王呢?”

章善的模樣,牧典冷哼一聲:“滾,本皇不想再看見你。”

喪子之痛!

難以回神。

此時再見章善突破,這讓他心中剛有所複原的疼痛,再次鑽心而起,章善也不發怒,起身彎腰,隨即轉身離開,雖然麵龐之上未曾有絲毫變化。

可這個時候在章善心中卻是湧現了一抹開心,甚至是在心中暗罵:“牧典神皇,原來你也有這樣悲痛的時候?”

“當初如果不是你,我的妻女也不用死。”

“現在本王就先讓你體會一下,什麼是刻骨銘心的痛。”

章善心頭更有深深冷色:“牧典神皇,你給我等著,主人總有一日盛怒歸來,到時候,你們所有人都要死。”

章善想到這裡,都忍不住大笑了起來,但章善也明白現在不是得意的時候,按下心中怒火,章善來到了山韶神王所在的位置。

剛到這裡。

章善就對山韶行禮,麵對遲遲歸來,並且成功突破的章善,山韶心中怒火自然不小,可是這次他辦事不利,已經讓天狼門高層震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