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需要六個億票房才能回本。

按照現在的趨勢,五六億的票房是可以的。

兩個人走出了電影院,外麵下起了雪。

溫惜轉了一圈,“天氣預報說,今夜會下一夜的雪。”

翠綠的冬青樹上,已經蓋上了一層薄薄的雪。

溫惜的臉上露出笑容。

忽然聽到“哢嚓——”一聲。

她抬起頭,就看見陸卿寒拍下來一張照片。

他竟然拍自己?

溫惜有些意外。

她以為,這樣偷拍的事情,隻有她會做。

冇有想到,冷漠疏離如陸卿寒,也會做這樣偷拍的事情啊。

“你在拍我嗎?你這是侵犯我的肖像權好吧。”溫惜微微抿唇,但是並冇有要生氣的意思,她攥起來一個小小的雪球,走過去。

陸卿寒道,“侵犯肖像權?那……你侵犯我的肖像權還少嗎??偷拍我這麼多次,以為我看不到?”

溫惜低垂著眼睫毛。

“我偷拍,原來你都發現了啊。”她還以為他發現不了呢。

每次拍她都是靜音了。

溫惜走過去,伸手,將一個雪球放在了男人的脖頸上,外麵的雪不大,纔剛剛下了一兩個小時,所以溫惜的雪球也很小。

但是沁涼的感覺一瞬間讓陸卿寒激靈了一下,他縮了一下脖頸,彎腰將頑皮的女人抱起來,溫惜忍不住小聲的叫了一聲。

陸卿寒將她放在車上,溫惜輕輕的抱住了他的脖頸。

然後她湊過去,輕輕的一個吻落在他的唇瓣。

她聽見自己說,“新年快樂,陸卿寒。”

陸卿寒低頭看她,“新年快樂,溫惜。”

這是一個很美好的新年,溫惜不願意想那些不開心的事情,無論是沐舒羽懷孕了,還是江婉燕的威脅,她都不想理會了,她隻想,跟在這個男人身邊的時間久一點,陪伴漫長歲月。

以後,他要娶沐舒羽的事情,那就以後再說吧。

說她卑微也好,說她下賤也罷。

可是愛就是這樣,冇有辦法。

-

淩晨一點,陸卿寒送溫惜來到了公寓裡麵。

這一夜,他冇有走。

而是跟她一起。

陸家打來了一個電話。

但是陸卿寒冇有接。

其實當上了陸氏的總裁後,他自己私有的時間就少了很多,而且有很多的身不由己,他冇有辦法丟下偌大的陸家陪她過年,大年初一,他也想跟自己喜歡的女人一起。

深夜,溫惜已經睡了,就枕著他的手臂,靠在他的懷裡。

陸卿寒低頭,輕輕的吻了一下女人的髮絲。

他再次,認真的。

說了一句。

“新年快樂,溫惜。”

……

第二天,溫惜是被電話鈴聲吵醒的。

“溫惜小姐,這裡有一份禮物,是陸總送給你的,希望你簽一下協議。”

溫惜肉肉睡眼惺忪的眼睛,一邊接通電話,一邊看了看周圍,陸卿寒已經走了,她知道,這個男人陪了自己一晚上,已經是很不容易了。

聽到電話裡的話,溫惜輕輕蹙眉,“他送給我的?”

“是的,溫惜小姐,請你來嵐月湖辦理一下手續,我們家老闆已經在這裡等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