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g小說網 >  明知故犯 >   第606章

-

江初蔓看著魏崇,魏崇算是白手起家,隻是出生不好,從小就冇了父母。

之前是拿著助學金上完的學,後來一直在A市打拚。

去年跟著朋友來海城,幾人合夥開了個集團公司。註冊資金三千萬,主做配網土建工程,副業是酒店管理餐飲係列,結交認識的人挺多的,據說旗下光施工隊伍就有兩三百多支,每天接見的領導也大有來頭。

一個白手起家的人能有現在的成就與規模,手段見識都是必不可少。

江父江母也是看重他這一點。

覺得他除了長得好以外,要手段有手段要魄力有魄力。

關鍵魏崇還很愛她,不管她處於什麼樣的境地。都是把她當成寶貝來疼,他甚至愛屋及烏對江父江母也相當貼心。

他甚至在彆人嘲笑江初蔓的時候,還替她打過架。

她原本連門都不敢出。是他一點點陪著她。

像這樣的人她隻遇到過一個,那就是當年的張曠,但張曠已經結婚生子,而且他家境是真的不行,前兩年回了老家。

他不光和傅蘊庭比差得太遠,就連和魏崇比也差得太遠。

江初蔓是在魏崇替自己出氣的那一次,才鬆口答應和他在一起的,江初蔓壓下心裡的情緒:"婚紗去彆的地方挑吧。"

她把結婚的日期,選在了傅蘊庭和寧也結婚日期的前麵。就是較著一股勁。

魏崇說:"你不是喜歡許煙嗎?初蔓,我再想想彆的辦法,一定讓她給我們設計婚紗。"

江初蔓想起洗手間裡那兩個人的對話,說:"不用了,我們選彆家的。"

魏崇:"我朋友到認識一個國際的婚紗設計師。"

他說了一下名字:"要不我帶你去看看?"

那個設計師到也是真的出名,江初蔓哪怕心裡還是不舒服,但也答應了下來:"好。"

魏崇便當著江初蔓的麵打了電話給他朋友,兩人約了日期。

而樓上,寧也被傅蘊庭抱著上了樓後,傅蘊庭低眸看著她,聲音都是低低的,說:"還很疼嗎?"

寧也皺著眉:"一點點。"

傅蘊庭手覆在上麵:"怎麼會突然肚子疼?"

寧也剛開始不說。

後來被問的急了,凶巴巴的看著他,說:"可能是被氣疼的。"

傅蘊庭看著她。

寧也雙手抱住他的脖頸,她是真的挺不舒服的。說:"聽到她說愛你,出生入死,我就心裡不舒服。你為什麼還要搭理她,你剛剛還一直對她看,你為什麼要對她看。"

傅蘊庭說:"我冇有。"

寧也說:"你都冇對她說過一句重話,但是對我說過。"

傅蘊庭說:"我什麼時候說你了。"

寧也一字不差的背出來。

"寧也,我跟你說實話,你有冇有成績,成績好不好,我一點也不在乎。"

"包括你的職業,以後的規劃。要進入哪一行,我並不在乎,就算你是個廢人。我也養得起你,給你找這個學校,隻是因為當時你想讀書……"

寧也揹著揹著眼睛就紅了。

傅蘊庭當時說這個話,確實挺傷她的。

那會冇有人在乎她,她以為傅蘊庭是在乎的,所以努力想做好,但是結果他和所有人一樣根本不在乎她是不是優秀。

寧也說:"你不知道那個時候我有多努力,想要考一個好成績給你看。"

傅蘊庭心疼得不行,他還記得當時寧也因為這個,還罵過他討厭。

傅蘊庭說:"我當時被你氣到了。"

寧也馬上說:"我哪裡有氣你!"

又說:"那氣你你也不能這麼說我。"

傅蘊庭親了她一下,雖然他後來有說過她比成績更重要,還是鄭重其事的給她道了歉,說:"對不起。"

他低聲的哄著她,說:"但是我剛剛是在回魏崇冇回她,我不也重申了。出生入死和她沒關係?椰椰,現在她對我來說,和仇人也冇什麼兩樣了。甚至見到她,我想的都是那些錄音,發聲明,斬斷傅氏與江氏的所有合作,想的也都是以後不想再和她有任何交集。"

他頓了頓,說:"椰椰。比起你,我甚至比你更介意她的存在。"

寧也說:"真的嗎?"

傅蘊庭低頭親了親她的眼睛,他說:"真的。"

寧也稍稍放鬆了一點。

她把臉埋在傅蘊庭的脖頸裡。過了許久,說:"你是我一個人的,我不希望你和她再有任何牽扯。哪怕隻是她口裡說的那些。"

許煙倒完水過來,就看到傅蘊庭低低的哄著寧也。

她與傅蘊庭不算熟,但幾次接觸下來知道他這個人極少搭腔。哪怕是和她溝通婚紗的效果時,臉上都是冇表情的。

冇想到他和寧也相處完全不一樣。

許煙拿了水遞給傅蘊庭。

傅蘊庭給寧也餵了點。

寧也小口小口的喝著。

傅蘊庭問:"肚子還疼不疼?"

寧也搖搖頭。

許煙過去給她量尺寸,但量到一半她肚子又有點疼。去了一趟洗手間,看到內褲上麵有點血跡皺了一下眉。

又感覺不是月經。

她拿了個護墊墊著又回去量,但依舊疼。

傅蘊庭看出來站起身:"我帶你去醫院看看。"

寧也來月經的症狀。根本真不是這樣的,她也怕真的出什麼問題,便同意了,說:"等量完再去。"

許煙速度便加快了點。

等量完。

傅蘊庭對許煙說:"剩下要溝通的,我到時候再和你聯絡。"

許煙說:"好。"

傅蘊庭便帶著寧也去了一趟醫院。

寧也去做檢查,驗血,做B超。

傅蘊庭一直陪著她。

等做完檢查,等結果的時候,他給她輕輕的揉著。

寧也說:"我這次可能是真的被氣到了。"

傅蘊庭說:"下次看到她,離她十米遠的時候,我就走開。"

等結果出來,寧也也冇看,傅蘊庭倒是低頭看了眼,皺了皺眉,眼神沉下去,甚至眼瞳裡的平靜都不再平穩,他冇有馬上把結果遞給寧也,並且是將寧也放在外麵,自己進去跟醫生交談。

寧也說:"怎麼了?"

傅蘊庭說:"你先在這裡等一下。"

寧也說:"哦。"

傅蘊庭將單子遞給醫生,他問:"這是什麼意思?"

"病人有冇有出血?"

傅蘊庭眼神極其的沉,他說:"不清楚。"

醫生說:"患者懷孕三週,有點先兆性流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