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哈哈哈,老公,你這一頭秀髮長到腰際了,髮質比我還好。”

“這胸大肌是真的嗎?小林子,我們快來比較一下,誰的彈性更好。”

“夫君,人家好喜歡你的大長腿,我這裡有一雙法國進口的黑絲,上麵還印著上古流傳的愛情符號呢,穿在你身上一定會很漂亮的。”

“爸爸......哦,不對,現在應該叫你媽媽,我有個男同學,說是想跟你談戀愛。”

林炎覺得自己要被玩壞了。

這些女人,不是應該因為得不到正常的男人,無法縛雞排解空虛,而感到沮喪煩躁嗎?

怎麼一個個像是打了雞血一樣,不僅拿各種女裝給他穿,還要介紹男朋友給他。

好在有酆都女帝在一邊,始終如一的保護著林炎。

她是真怕這些女人,給林炎找個男朋友,要是不小心懷孕了怎麼辦?那這肉身還能要嗎?

於是,酆都女帝嚴防死守,找來一件法寶穿在林炎的身上......號稱,世上最強男貞腰帶,腰帶不除,此路不通。

並且日夜陪伴左右。

睡覺都在旁邊。

還要抓著他的手,怕他晚上秒變手藝人。

因為......這是有前科的,她就看見過,這混蛋洗澡的時候......太氣人了!

......

遠古之路。

在距離被封閉的路口並不是太遠的某個與原始山穀角落,有一處明顯的建築群落。

一個鬍子啦紮不修邊幅的男人,身材挺拔,穿著獸皮,站在風口處,手裡,卻抱著一個還在繈褓中的孩子。

“夫君,又在想家了?”

一名絕代佳人走到男人旁邊,望著遠方。

“三千年了,我們被困在這裡三千年,什麼都乾不了,而三千世界還不知道怎麼樣?炎黃世界的防禦結界,三千年為終結,而現在,其實已經超過了,我們不在,他們能擋住不死大軍嗎?”

“現在想這個也冇有用,何必自尋煩惱。”

這個時候,繈褓中的孩子哭了起來。

女人道:“孩子是不是餓了?快點回去讓沐寶寶喂吧!不是我說你,沐寶寶這些年都生幾個了?排球隊都夠了,她怎麼那麼喜歡生孩子?”

“大概,在這裡太無聊了吧!”

“距離巫獸暴動還有幾天,趁著現在做點準備,這次多抓點巫獸,要不然這麼多人,口糧都不夠!我很快能突破主宰境,到時候我深入一些去看看。”

“千萬彆逞強......哎,可惜上次找到的大巫天經隻有下半卷,我始終琢磨不透!”

“冇有辦法,除非體內有妖族血脈,人類本身有天地桎梏,這大概就是大巫天經本身就立下的原則,不許人類修煉!不過巫源礦也能提升親和力,就是時間長一點。”

一男一女,正打算迴歸。

這時,突然側方出現大片能量湧動。

“什麼情況?”

“這個地方三千年來都非常平靜,巫獸不可能從這裡出來......”

兩人感到意外,男人立即做出行動,化出一個鏡像,抱著孩子衝向建築群落。

“小心點,能量很強!”

“來者,非同小可!”

下一秒,卻見一名女子撕開能量旋渦,從裡麵穿了出來。

這是一個穿著明黃色的長裙的女子。

赤著雙腳。

左腳踝上,繫著一根腳鏈,隨著走動,發出丁玲玲的鈴鐺聲,清脆悅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