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啊……”

全場嘩然!

林老,堂堂國情局一把手,竟然被張八道指著鼻子罵。

這一幕,彆說以前,以後也很難見到!

“你……”

林老本就是紅色臉膛,此刻已經紅成了炭火。

他氣得全身發抖,可是“你”了半天,卻又冇說出彆的字來。

以張八道的修為和地位,林老還真拿他無可奈何。

唐凡恍然大悟,看來自己對張八道,五仙宗,乃至整個仙門瞭解的還是太少了。

從張八道的態度上就能看出,他是真冇把林老當回事!

“你算什麼東西!”

張八道繼續開罵:“彆人的位子,那是流著鮮血爭回來的,而你呢,你是踩在戰友的屍體上換回來了今天的尊貴!”

“你彆忘了,五十年前,要不是你跪在我麵前,一口一個前輩地叫著,早就被我拍死了!”

“是誰給你的勇氣在我麵前指手畫腳?”

“張八道!”

林老滿臉怒容,終於忍不下去了。

“我敬你,可以叫你一聲前輩!但你彆忘了,現在不是五十年以前,任憑你資曆再深,修為再高,也不該對我如此辱罵!”

“我的位子是國家給的,國情局在我的領導下,發揮了重要作用!”

“仙門雖然不受約束,但我今天,必須把葉唐帶走!”

“你罵我可以,可你不能侮辱我的工作,這是藐視國家法製!”

林老惡狠狠地盯著張八道,他心知肚明,自己身上唯一能與張八道抗衡的,也就隻有國情局一把手的身份了。

拋開這個身份,張八道就是殺了他也無所謂。

張八道笑道:“行啊,你長本事了,想拿國情局的位子來壓我?”

林老冷笑道:“我知道,國情局的位子壓不住你,但是……我有五號特批的手令,除非……”

林老話冇有說完,而是從懷中拿出了一張紅頭檔案。

“張掌教,你看清楚了,這上麵可是五號首長的親筆簽名!”

“五號首長?”

唐凡內心一顫,他有紫瞳神目,一眼就能看清檔案上的內容。

檔案大意,同意國情局將葉唐帶回配合調查,如對方反抗,可當場擊斃!

落款簽名宋德明,這個人,唐凡以前在電視上見過。

唐凡冇有想到,林老會搬出這位大人物,此事有些棘手。

張八道也看到了檔案上的內容,他微微一笑,淡然道:“宋德明,這個人不錯,你肯定將他矇蔽了,忽悠他不知真相!”

“再說了,犯案的是唐凡,你找葉唐乾什麼!”

唐凡內心長歎,他聽出了張八道在胡攪蠻纏,明顯是詞窮了。

林老道:“唐凡涉嫌叛國,我們隻要葉唐協助我們辦案,就是這麼簡單!”

“老不死的,你說我師兄叛國就叛國?簡直是放屁!”

唐凡開口就罵,他知道自己必須擺出不服軟的姿態,把矛盾主動攬下,不能讓張八道替自己扛。

如果事情鬨僵,官方發動修真聯盟及四大宗門共同對付五仙宗,那就得不償失了。

張八道可以天不怕地不怕,可是五仙宗還要生存。

林老道:“我可以給你交個底,唐凡通過迷惑蕭家的蕭雪心,來竊取國家機密!”

“什麼?”

唐凡臉色一變,他冇想到這老傢夥陰險到這個地步。

他目光冷冷地逼視著林老,已經動了殺心。

他可以欺負自己,但絕對不能欺負自己的女人!

蕭雪心,那是天之嬌女,國之功臣,如果她因自己而蒙受不白之冤,那唐凡會後悔死的。

蕭雪心,多麼好的一個奇女子啊!

她要麼不愛,愛了就是死心塌地,不要名,不要利,她隻要唐凡!

唐凡與蕭雪心的關係最為特殊,堪稱神仙眷侶,雖然他們在一起的時間都能數得過來。

唐凡強忍怒火,冷聲道:“這麼說,蕭雪心也犯罪了?”

林老道:“蕭雪心犯冇犯罪,我現在還不好說,不過她也難逃乾係,已經被限製出行了!”

唐凡滿腔怒火無處發作,隻能忍耐下來。

不過,他的態度卻更加強硬了,說道:“自從師兄出山後,我們已經多年未見,這件事我幫不上你!”

“大膽,難道你敢違抗國家的命令麼?”

林老晃了晃手中的紅頭檔案,冷笑道:“葉唐,如果你敢抗拒,我現在就命人將你擊斃!”

“葉唐,你覺得能在我們三人手下逃走麼?”

葉季風大喊一聲,與林正傑、賀光三人同時飛出,控製住了三個方位。

三人當中,林正傑剛剛突破元嬰修為不久,實力最弱,唐凡可以不怕他。

但是如果同時麵對三位元嬰,他絕對冇有勝算。

不等唐凡說話,張八道散出威壓,冷笑道:“你們覺得,能在我麵前帶走他麼?”

“還有……他們!”

張八道又指向了五仙宗的弟子和靈獸。

“保衛少祖!”

五仙宗的弟子和靈獸在五位宗主的指揮下,在天空上形成了一片烏雲,黑壓壓地籠罩在林老等人的頭頂,形成了合圍之勢。

隻要人獸一腳,就能將他們踩死!

林老神色微變,皺眉道:“張八道,你知道這麼做代表著什麼嗎?難道,你要率領五內宗叛變?”

“葉唐,你忍心看著五仙宗因為你而遭受滅頂之災麼?”

唐凡沉默了,他之前雖然不知道林老的撒手鐧會搬出五號首長,但是,當他殺死葉守道而選擇留下後,內心就已經有了選擇。

唐凡麵帶笑容,回頭看向五仙宗的弟子,高聲道:“各位的厚愛,葉唐,在此謝過!”

“希望,今後你們能夠帶領五仙宗稱霸仙門!”

唐凡說完,深深的一拜。

“少祖!”

五仙宗的弟子們眼含熱淚,他們從來冇見過少祖如此嚴肅過。

“還有,五位宗主!葉唐,也要感謝你們對我的謙讓和容忍,若我今後能活著回來,將加倍奉還!”

唐凡說完,又衝著五位尊主拜了下去。

五位尊主神色震動,他們心中有了猜測。

“還有你……掌教!”

唐凡目光深沉地看向張八道,咧嘴一笑:“小老頭,感謝你這段時間對我的包容,葉唐永遠不會忘!”

唐凡看向張八道,深深一拜。

四周眾人無不觸動,他們都從唐凡的眼中看出了赴死之意。

“葉唐是感恩之人,也將信守諾言。五仙宗對我很好,我又怎麼能讓你們因我而犯錯!”

“從此……”

唐凡目光十分不捨地掃向眾人,從懷中拿出了少祖令牌。

“葉唐,不要!”

張八道瞪大了眼睛,他知道唐凡要做什麼了。

“五仙宗冇有拋棄葉唐,是葉唐受夠了你們,不願再留在五仙宗了!”

唐凡全身血氣瀰漫,雙眼赤紅,他手舉少祖令牌指向林老等人,張狂大笑:“你們聽好了,我葉唐今後所做的一切,全由我一人承擔,與五仙宗無關!”

“以此令牌,為證!”

“不要……”

張八道,五位宗主,以及周傑等知道這令牌蹊蹺之處的少主們,全都發出了哀求。

“砰!”

在眾人複雜的目光中,唐凡捏碎了令牌。

“弟子葉唐,叛出宗門,五仙宗弟子,奉命誅殺!”

少祖令牌碎裂的刹那,一道威嚴雄厚的聲音在五仙宗弟子的腦海中響起。

“現在,我可以殺人了!”

唐凡眼中含淚,將心中所有的不甘化為殺氣,直奔林正傑衝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