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11章

星願

“你身上怎麼這麼燙啊,難道是發燒了嗎?”

“哪,哪有?我——啊,因為之前撲上來的時候剛剛解除了流火護盾,現在可能還帶著一點餘溫吧。”

“哇哦,那還真是感謝你冇有直接撲上來燒死我——所以現在能放開我了麼?”

“不要。”

過往遊客遞來的洗禮視線與隱約傳來的窸窣竊語聲中,

紅髮的少女就這樣一直抱在段青的懷中,那斬釘截鐵的話也是在緊擁的耳邊響起,緊隨而至的還有千指鶴驟然想起了什麼之後的一聲驚呼:“啊,對了。”

“你先回去吧。”

冇有鬆開自己的雙手,紅髮少女扭頭望向雨地的臉上充滿了感激:“謝謝你帶我到這裡來玩,我真的很開心。”

“——”

眼中的怒火彷彿都要化作實質性的射線,雙拳緊握在自己身後的雨地半晌之後才從自己的牙縫中擠出了難以置信的聲音:“不用謝,但是——”

“你這個混蛋,

是不是早就埋伏在這裡?”

他將沸滾的雙目指向段青,

後者依舊在千指鶴不依不饒的擁抱中掙紮和困惑著:“所以這裡到底發生了什麼——哎呀你能不能先鬆開,我都冇法走路了!冰霜魔法的控製效果都冇有你現在的效果好1

“我不我不我不!不能走路的話,你還不能說話嗎1

“唉,就算你不在意周圍的眼光,我也害怕自己丟掉性命啊,要是讓靈冰那個傢夥看到了——”

“讓,讓她看到了又怎麼了?我就是要讓她看到1

“你想乾嘛?事先警告你,我現在腦門上的麻煩已經夠多的了,你可彆在我身上又燒一把火埃”

“那不是正好嗎?我可是火屬性的,最擅長的就是放火了!哼哼,就讓你這個天天就知道躲起來的臭大叔知道,我紅蓮魔女的名號可不是吹出來的——”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1

一灰一紅兩個糾纏在一起的人影身邊驟然響起了一聲撕裂心扉的嚎叫,與之相伴的還有雨地那發泄怒火之後氣喘籲籲的沉重呼吸聲,他惡狠狠盯著麵前停下了爭吵、正在用各自奇怪的目光回望著自己的那兩張麵孔,最後還是向著山下的方向轉身跑了出去:“——他怎麼了?”

“彆管他。”雙臂緊緊地勾在對方的脖子上,千指鶴嘟噥著將腦袋重新埋回到了段青的頸間:“糾纏了我這麼久,他是什麼心思我難道還看不出來?真當我是傻子麼?”

“好不容易有個看上你的人,還願意像跟屁蟲一樣伺候你,

你至少待人家好一點嘛。”於是段青也跟著放下了自己皺起的眉頭:“這麼直白的鬨翻,以後還怎麼一起共事?”

“我就是這樣的脾氣!之前忍受了他那麼久,已經是我收斂之後的表現了呢。”得意地甩著自己的身體,千指鶴用身軀的重量拉著段青往祭壇的另一邊走去:“至於共事的問題嘛反正我也不喜歡那些勾心鬥角的權力鬥爭什麼的,他們不願意帶我玩就算了,我還不願意帶他們玩呢1

“唉,所以說要不是芙蕾雅還健在,你估計早就被排擠出法師議會了。”段青不由自主地按著額頭:“不過我本來也冇在這方麵對你抱有多大希望,畢竟你不是當老大的那塊料呢。”

“說什麼呢!我可是很有用的1千指鶴那鼓起腮幫的可愛表情也近在咫尺:“之前的比賽冇有給我上場的機會,不然我也有辦法把那些所謂的職業選手打得落花流水1

“你?算了吧。”段青露出一臉不信任的表情:“先不說與職業選手之間的戰鬥經驗差距,你手上的那些戰鬥細節還需要提升很多呢。”

“我,我有我自己的戰鬥風格嘛!手上的施法控製不精細的話,那就用威力蓋過去!力大磚飛,力大磚飛聽冇聽過?”

又一次接近到了綠色的草海與天空連接成一片的美麗畫麵前方,千指鶴一臉自信滿滿地說道,那與先前平靜的情緒完全不同的麵龐上此時也洋溢著無法抑製的笑意,看上去就像是一枚正在冉冉升起的太陽:“所以你會給我這樣的機會嗎?”

“——青靈冒險團已經滿了,再加人就要成立二隊了,

除非靈冰願意放開這個口子,或者把朝日東昇或者格德邁恩之類的人踢出去。”

“又不是冇有替補這個說法,

臨時換個人又不是不行嘛!而且這個隊裡真正說話算話的人是你,難道你以為我不知道嗎?”

“不不不,是她,她纔是團長,我哪敢忤逆她的意思?你可不要亂說話埃”

“我不管。”

靜靜地依偎在段青的肩膀上,紅髮少女臉上依舊帶著熱情的笑意:“反正我這輩子是賴上你了。”

“——你今天到底是怎麼了?”放棄了從對方手中掙紮而出的想法,掛著一個人型“包袱”的段青一臉頭疼地問道:“之前的你不是這樣的啊,就算是再早一些之前,剛剛認識你的那段時間——”

“再早一些之前的時候,也是我先認識的你吧1千指鶴一臉冇好氣地打斷了對方的話,然後又在對方皺起眉頭思索的反應中睜大了眼睛:“什麼?難道不是?靈冰姐姐是什麼時候去過你家的?”

“呃,這個嘛”

“唉,其實我也知道。”

終於鬆開了自己的雙手,紅髮少女緩緩地將自己那活性十足的身軀從對方的身邊摘了下來:“都已經經過了這麼多的事,無論是比感情還是比堅韌和毅力,我肯定都是不如靈冰姐姐的。”

“若不是她,青山大叔你現在說不定還會藏在這個世界的哪個地方,死也不會出來吧。”紅髮的少女心馳神往地想象道:“從這一點上來說,我還是很感謝靈冰姐姐呢,還有一直以來為了你在外麵勇敢打拚的語殤姐姐,如此完美而瀟灑、卻又一直願意侍奉在你身邊的凝蘭姐姐有這麼多優秀的女子願意跟在你身邊,任何一名像我一樣想要接近你的女人也會覺得相形見絀、難以自容吧。”

“你也有你的優勢嘛,而且她們哪裡有你說的這麼好。”麵對少女微笑中帶著幾分憂傷的表情,段青勸慰的語氣也跟著軟了下來:“要是真的都有這麼好的話,現在大概也輪不到我在這裡頭疼了。”

“這話可輪不到你來說。”有些調皮地眨了眨自己的眼睛,千指鶴那波浪般的紅色長髮此時也隨著她揚起的笑臉而一同在空中揮舞著:“到底誰更優秀誰更厲害,冇有人比我自己心裡更清楚啦!所以——”

“我本來都打算放棄了。”

雙手背在自己的身後,小跳開來的紅髮少女在祭壇邊變成了火焰的精靈:“每天都有越來越多優秀的人圍著你轉,我這種潑辣野蠻又不禮貌的野丫頭肯定是排不上號了呀!我也不是喜歡拖拖拉拉、粘來粘去的人,與其繼續絞儘腦汁跟靈冰姐姐他們較勁,繼續上演那些古老連續劇裡的狗血橋段,最後惹得好多人都不開心,還不如現在就乾乾脆脆地退出競爭好了。”

“我一直是這麼想的——直到不久之前。”再度蹦跳著跑了回來,千指鶴將笑臉再度湊到了略顯不知所措的段青身邊:“你知道這座祭壇有著什麼樣的傳說嗎?傳說在這裡許下的願望都能得到實現呢!剛纔我就在這裡許下了願望1

“還,還有這種謠言?這是哪個吃飽了撐的——咳咳,冇事冇事。”心中湧出了某種不妙的感覺,額角流汗的段青將視線扭向了剛纔掉落下來的天空方向:“什麼願望?”

“怎麼,你以為我許的是‘讓我和大叔你永遠在一起’嗎?怎麼可能,哈哈哈哈1火熱的氣息貼至近前,興奮無比的少女似乎對此時親密的狀態毫無所覺:“都說了要放棄的嘛,我陳千——咳咳,我千指鶴可是一言既定駟馬難追!又怎麼可能輕易反悔?我許的願望是——”

“請上天賜予我一個男朋友,一個像大叔你一樣優秀的男朋友。”閉上了自己的眼睛來回踱著步,少女的吐息如蘭花般綻放:“隻要能像你一樣優秀,然後對我好一點,長得再稍微帥一點,那我就心滿意足啦,若是老天爺願意可憐可憐我這個年幼弱小無助的女子,願意讓我得到同樣熾烈光輝的‘那個他’,那就讓他像璀璨的流星一樣降臨到我的麵前噗!哈哈!哈哈哈哈1

“我真的隻是賭氣隨便許下的願望,冇想到你就真的從天上掉下來了1說到這裡的少女笑得愈發燦爛,那前仰後合的樣子也與一旁麵色發青的段青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哎呀呀,真是感謝上天,居然連實現的方式都無比符合我的要求!大叔,你不覺得這就是所謂的緣分嗎?”

“我覺得這隻是個巧合。”段青嘴唇哆嗦著回答道:“不信你可以換個願望,或者換個時間再說一次,我保證不會再有人掉下來了。”

“那——可——不——行1拖長了音調笑靨如花地回答道,千指鶴一臉得意地扭過了頭:“應驗了就是應驗了,這可是上天的旨意!就算真的退一萬步講,所謂的‘神山許願’都是美好的童話,它也已經給了我莫大的鼓勵呢1

“我現在充滿了勇氣1雙手上舉擺出了一個有力的姿勢,千指鶴的神采彷彿也如同她飄揚紛飛的紅色長髮一樣熊熊燃燒了起來:“我現在就去找靈冰姐姐——”

“停1一把拉住了對方的手臂,段青大驚失色地打斷了對方的話:“你要去乾什麼?你不會真的要去打一場吧?”

“誰說要打架了?我隻是去跟她商量入隊的事情啦。”用無辜的眼神回望著對方,千指鶴的雙眼中閃耀著晶瑩的光輝:“乾嘛?不讓我入團,還不允許我努力一把麼?”

“呃,這倒是冇有。”於是段青訕訕地收回了自己的手臂:“總之那個唔,能看到你現在這麼精神,我也算是安心了,哈哈,哈哈哈哈。”

“那我就先走啦,不打擾青山大叔繼續進行什麼神神秘秘的行動了對了,聽說靈冰姐姐這段時間以來一直在蘿拉的那個小店,是這樣麼?”

“應該是吧,我也隻是聽說——哎哎哎?這就走了?”

“一會兒見,大叔1

充滿活力氣息的少女身影已經跑向了山坡之下,那風風火火的躍動之軀方向也隻留下了千指鶴小聲嘀咕的殘片隱約傳來:“路總要一步一步地來嘛,首先是取得天天相處的機會”

“我有預感,我的身邊又要開始亂起來了。”呆呆地望著對方消失在金屬廢墟之間的那縷殘跡,段青半晌之後才喃喃自語出聲:“唉,這可如何是好?”

“在我們古老魔法師一輩的說法裡,你的這種遭遇被稱為‘匹奇花運’。”

成熟的音線出現在了段青的腦海內,屬於薇爾莉特的揶揄聲音也恰當好處地開始加入對段青良心的拷打:“獲得這種命運的男女一般會在一段時間內擁有超乎正常的異性青睞關係,然後因為彼此之間爭奪配偶的爭鬥而遍體鱗傷、死有餘辜呢。”

“最後那個詞絕對不適合我,我也不是故意——好吧,我確實有一點點高興就是了。”段青耷拉著腦袋回答道:“放在三年前,我可能會跑到絮語流觴麵前耀武揚威一番,然後被那個蛇蠍女人想出各種辦法把這位‘第三者’暗中處理掉嘶,不會再‘湊巧’被絮語流觴聽到這些話吧?那我今天可就倒黴透頂了。”

“無數世俗界的人都對你現在遇到的這種命運求之不得,結果你現在還不領情。”薇爾莉特的回答話音中也充滿了諷刺的感覺:“剛纔實驗失敗的時候,怎麼就冇有摔死你一次呢?”

“下一次我絕對不會再掉到這裡了——等等,剛纔的實驗。”被對方的這句話所提醒,原本還在哀怨咬牙的段青忽然抬起了自己的頭:“我為什麼會掉到這裡來?我不是構造了一條通往‘彼界’的道路嗎?”

“應該是你的構造出現了偏差,或者是在形成的一瞬間遭到了虛空的扭曲。”薇爾莉特聲音低沉地回答道:“在虛空的不確定性麵前,任何情況都有可能發生。”

“確實,它本應毫無規律可循。但是——”段青指了指自己的腳下:“為什麼會是這裡?”

“我明白了。”

似乎同樣注意到了段青的強調,薇爾莉特的聲音也變得嚴肅了起來。

“我查一下記錄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