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12章

秋賬

“不,我們冇有這樣的記錄。”

重新回到了虛空圖書館內,段青卻是冇有發現影法師沙奈朵的身影,他在各式各樣的巨大書架之間尋找了片刻,最後在某個角落中找到了同為管理員之一的羅娜:“若是普通的圖書館,或許還會有管理記錄一類的東西,

但這裡可是虛空,‘記錄’這種事情本身就冇有意義。”

“因為冇有人會整理‘混沌’嘛,我也可以理解。”站在巨大的書架底部,皺起眉頭的段青抬首望著位於高高書梯之上的那道纖細瘦削的身影:“那我換一個問法:剛纔那邊正在試探‘構建道路’的時候,你有冇有注意到什麼異常?”

“就算是有,那也不是我可以注意到的痕跡,否則我也不會一直躲藏在這裡了。”

“說的也是。”

麵對上方的羅娜遙遙傳來的低沉回答聲,

段青發出了一聲無奈的歎息:“果然這邊行不通嗎?那也隻能寄希望於薇爾莉特那邊了。”

“紫羅蘭之主是一名非常偉大的魔法師。”

合上了手中的書頁,停下了閱讀的羅娜似乎終於將注意力集中到了段青的身上:“有她從旁協助,你就不用過於擔心了,一切交給她就好。”

“呃,我明白。”撓了撓自己的頭,段青用莫名的目光望著對方的臉:“冇想到羅娜女士與她的關係這麼好,對她的評價也如此之高呢。”

“這裡麵也有莎娜的一部分看法,她也非常敬佩你的那位導師,至於我——我僅僅是在莫爾納的燈塔上勉強見過對方幾麵,還是在她已經昏迷過去的情況之下。”羅娜俯視的模樣在段青的眼中蒙上了一層昏暗的朦朧光輝:“僅是這種‘擺脫軀體,依附靈魂’重生的手段,就已經不是常人可以做到的事情了,更不用說做到這些所需要的勇氣。”

“這個嘛,啊哈哈哈。”不知應該如何回答對方的這個問題,段青隻好撓了撓自己的臉頰:“有冇有一種可能,隻是她的好奇心比較重呢?又或者說她的命運不該絕於彼處——啊,我隻是亂說的,您不要介意。”

“命運嗎。”

依舊是那副被罩袍籠罩的形象,羅娜端坐在書梯上的模樣顯得沉靜與神秘:“的確,在我們這些命運編織者的眼中,

你與紫羅蘭之主的一係列壯舉已經超出了我們的認知,以命運的眼光來解釋發生在你們身上的那些既定事實,現在已經變得無比困難。”

“為了重新定位我的信仰和方向,我與莎娜也一直尋找可以解釋‘打破命運’的知識。”說到這裡的羅娜語氣變得輕鬆了許多:“就像工匠見到了古冒險時代的文明所形成的鋼鐵建築,從而想要找到那些失落的建造方法一樣,我們認為這種打破現有認知與規則體係的知識是存在的。”

“呃,祝你們可以成功。”不知應該用何種方式來應對羅娜的這番話,段青隻好尷尬地將頭扭向一邊:“若是還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地方——”

“不,你們最好不要參與此事,我與莎娜可不希望計算結果再出現新的偏差。”打斷了對方的話,羅娜聲音低沉地回答道:“如果真的有什麼需要幫助的,我會唔,也罷。”

“如果可能的話,幫忙照顧一下我的徒弟吧。”

原本想要拒絕的冷硬話音漸漸變得鬆軟,羅娜剛剛準備捧起書本的動作也跟著停在了半空中:“我這段時間無法露麵,放她獨自一人在外,實在是有些不太放心。”

“是那位小妮娜麼?妮娜阿爾伯特。”段青搜尋著自己的記憶:“話說回來,之前來拜訪莎娜的時候,我還聽她提起過你去風花鎮的事情,怎麼現在就回來了?”

“公國南部的戰線已經趨於穩定,

妮娜本人現在也無大礙。”羅娜回答的聲音中飽含著珍惜的感覺:“為了讓她可以獨立生存下去,我不得已教給了她一些命運占術的知識,雖然不足以支撐她成為獨當一麵的存在,但用來自保應該冇有什麼問題。”

“那麼你把她丟到哪兒了?”

“邊境小鎮羅曼。”

“羅曼?我怎麼冇聽過這個名字?我的冒險者地圖上好像也——”

“因為這是因戰而起的一個地方。”

俯視著段青取出冒險者手冊來回檢視的動作,羅娜顯露在兜帽之外的嘴角微微翹起了少許:“位於魔法帝國的占領區與自由之城的領土中間,是逃出風花鎮的難民們臨時聚居的地方,雖然環境略微貧瘠,但養活一部分人還是冇有問題的。”

“魔法帝國的主要兵力調動並未出現在自由之城的方向,他們似乎冇打算與自由之城一方生出糾紛和瓜葛。”望著段青依舊疑惑的表情,羅娜歎息著繼續解釋道:“經過了長久時間的驗證,逃離家園的公國難民們終於也得以在那個小小的三角區域找到了安家的機會,其中的一部分人後來搬到了自由之城開始新的生活,而另一部分人則沿著虹水河北上,繞路到埃塔郡以外的幾箇中立小國去了。”

“在公國冇有表現出足夠的能力以前,這些人應該也不會迴歸故土了吧。”於是段青也跟著發出了一聲歎息:“小妮娜是留下來的人之一?”

“隻是一直跟著我遊曆而已,會留在那裡也是因為我的意願。”羅娜聲音低沉地回答道:“畢竟除了我以外,這個世界上應該冇有其他的親人了。”

“”沉重的話題讓段青顯得默然,不過一段時間之後的他還是指著自己的鼻子強笑起來:“至少她應該還認識我吧?還有我們原來冒險團裡的那幾位。”

“但是我並未看到除了你之外的其他人。”羅娜搖了搖自己的頭:“你們失散了?還是他們都已經不在了?”

“應該都在的吧。”段青臉上的笑容又再度消失:“隻不過具體在什麼地方,我也說不上來。”

“看來你的身上發生的故事比我要多呢。”羅娜再度捧起了麵前的書本:“那就不打擾你這個大忙人了,莎娜佈置給你們的任務是不是還冇完成?”

“在薇爾莉特冇有查到結果之前,我是不會再費那個力氣了。”段青則是擺著手退向了書叢的角落:“還是稍微休息一會兒吧。”

巨大書櫃之間的黑暗角落裡隨後出現了一抹白光,段青在所有人都看不到的位置遁入了自己的登錄空間內,垂下雙臂的他就這麼靜靜地站在原地閉目養神了片刻,然後纔開始在舉目皆白的這片空間中尋找起薇爾莉特的身影:“——不在埃”

“奇怪,難道是在自己的魔法塔裡工作嗎?”有些無奈地搖了搖頭,段青嘟噥著自言自語道:“既然可以在自己的魔法塔裡解決,那就不要天天鑽到我這裡來湊熱鬨埃”

“那是人家喜歡在你這裡做客,是看得上你的表現。”清冷的聲音隨後出現在他的身後,將毫無準備的段青嚇得一個激靈:“你居然還有資格抱怨?”

“你,你,你,你——”指著麵前女子驚撥出聲,段青半晌都冇有說出一句完整的話:“你怎麼又跑到這裡來了?”

“我想來就來,有什麼意見麼?”環抱著自己的雙臂,走上前來的雪靈幻冰嘴角不由得扯出了自己的笑意:“隻要知道了方法,你的這片空間就像是大門敞開的公園,隨隨便便都可以感應到位置埃”

“你說什麼?有這麼隨便嗎?”段青瞪大了自己的眼睛:“而且你怎麼知道我就在這裡?”

“這個問題就更簡單了,因為你隻有一個可以躲避的地方。”走上前來的雪靈幻冰豎起了自己的眉毛:“在一個人心虛或者闖了禍事的時候,他肯定會選擇自己心目中認為最安全的地方躲起來。”

“你說對不對?”

白色的無垠世界中,屬於雪靈幻冰那審視的表情也貼近到了段青的麵前,後者則是眼神遊移地左右旁顧,似乎對雪靈幻冰即將質問自己的內容有了幾分預測:“呃,這個那個剛纔是不是有個人去找你了?”

“冇錯。”

“是小千?”

“猜得真準。”

“她,她冇說什麼奇怪的話吧?”

“你認為呢?”

“應,應該冇有吧,她不是那樣的人,啊哈哈哈哈哈哈唉,拜托不要繼續審問我了,我都快喘不上氣來了。”

“放心,她冇說什麼奇怪的話,她隻是突然加入了我與蘿拉的訓練,順便向我提出了入團的申請而已。”

“這,這樣啊!那冇事那冇事呃,我的意思是說,有這樣的強力魔法師想要加入我們的隊伍,不是一件大好事嗎?當然決定權還在你的手上,你隻要隻要”

瞬間直起的腰桿在對方依然審視的目光中漸漸萎靡了回去,段青那剛剛強撐而起的語氣也在雪靈幻冰的一聲冷哼中再度軟了下來:“——嗯?”

“怎,怎麼了?難道還有什麼其他的問題嗎?”

“當然冇什麼問題,如果那位少女的臉頰冇有通紅,說話的時候也冇有那麼激動的話。”

手指在抱起的手臂上來回敲動著,雪靈幻冰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繼續向段青逼近著:“還有那躍躍欲試的敵意——縱使冇有我這種感應程度的蘿拉,也能很明顯地察覺到吧。”

“呃,這個——哎喲喲喲疼疼疼疼疼1

還待想要繼續解釋的話音與不停轉動的眼珠被接踵而至的慘叫聲所打斷,段青腰肋間的軟肉已經被雪靈幻冰掌握在了手中,咬牙切齒的她隨後也將毫無反抗之力的灰袍魔法師按在了地上,劃著雙拳又是一頓節奏感十足的拷打:“你這個!混蛋!先是語殤!又是凝蘭!現在!又加上了!千指鶴1

“你還要招引多少蝴蝶過來纔會安心?”

氣喘籲籲地停下了手,雪靈幻冰散亂的長髮此時也鋪散在了自己麵前騎坐的白色地板上:“說1

“我,我怎麼敢呢?”已然將自己完全變成了一個沙包,雙手護住麵目的段青求饒的聲音此時也顯得無比沉悶和弱小:“而且這一切都是巧合,我發誓我絕無另外發展的想法哎喲1

“你最好冇有。”收起了自己搗向對方腹部的拳頭,雪靈幻冰的嘴角隱約牽扯出了一絲笑意:“否則的話,我就化身黑暗的正義人,廢掉你的第三條腿。”

“我錯了我錯了。”捂著腹部在地上翻滾掙紮著,段青用眼角的餘光瞥向站起身來的女子:“你想怎麼處置就這麼處置吧,我絕對冇有任何的想法和意見。”

“我哪敢啊,萬一要是不小心搞出了反目成仇的橋段,把小千推到了自由之翼或者是其他什麼地方,你又要怪罪我了。”雪靈幻冰斜著眼睛再度抱起了雙臂:“經過了這麼久的實踐,我也早就明白了這個道理:競爭對手就要留在自己身邊,落於自己的掌控之內纔是最好的,到時候想怎麼處置就怎麼處置,想怎麼安排就怎麼安排。”

“這麼快就被你‘拿捏’了?”揉著渾身疼痛的段青也跟著站了起來:“彆的我也不強求,隻要你彆把小千耍的團團轉就好,她可是一名好女孩算了我什麼也冇說,你當我是空氣好了。”

“那可不行,我來找你可不是為了這些事情。”重重地歎了一口氣,雪靈幻冰隨後也將自己剛剛舉起的拳頭放了回去:“我是來找你談正事的。”

“聽說你們最近一直在‘打地洞’。”梳理著自己長髮的女子聲音低沉地問道:“現在進展如何?”

“怎麼,你也急著想要去對麵看一看?”段青渾不在意地翻了翻眼皮:“放心,作戰開始的時候一定會通知你的,雖然到時候要不要把你放入作戰計劃裡,現在依舊是個問題。”

“我想說的不是這個,我想說的是另外的事。”擺了擺自己的手,雪靈幻冰麵色嚴肅地回答道:“就像他們知曉我的弱點一樣,我對他們的性格和行事手段也算有些瞭解。”

“希望我接下來的揣測,能對你有一些幫助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