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g小說網 >  蕭崢 >   第545章 新的謀略

-

肖靜宇的這句話,讓蕭崢不由想起封塵往事。

那是蕭崢救了肖靜宇的第二天,他赴了肖靜宇的約,在安縣國際大酒店吃飯。肖靜宇問他有什麼願望,蕭崢當時想的隻是調離安監崗位,當時陳虹家裡人都認為他做不到。他當時根本不知道肖靜宇是縣.委書記,還以為她隻是有點關係的企業老總,對她提要求也冇什麼負擔……後來肖靜宇不單單給他換了崗位,而是將他直接推上了副鎮長的崗位,然後再是鎮長、副縣長、常務副縣長……

蕭崢朝上走的每一步,自然有他本人的努力、才能、毅力和好運,但也不得不說,跟肖靜宇在背後的幫助和督促是分不開的。說白了,蕭崢並不是那種以謀求上進為人生目標的人,當鄉鎮一般乾部的時候,要不是被人逼急了,他其實也是安之若素的;當副鎮長、鎮長的時候,他覺得組.織上給了他這樣的平台,他也挺滿足了。如今,到了常務副縣長的崗位上,他更是覺得對他一個本科畢業的人來說,這樣的平台不可謂不大,一輩子就算隻是副縣級,他也覺得組.織上已經非常關心自己的成長了。

可是偏偏在體製內,總是有那麼些人,要針對自己、要算計自己、要打壓自己!肖靜宇似乎比自己更能看清這個現實,所以她不僅自己在一步步地往上攀登,還經常千方百計地為蕭崢創造機會,讓他也一起不停地往上走。

從今天的形勢來看,蕭崢得罪的是市.委的書記、組.織部長、常務副市長,哪一個不是絕對重量級的人物,要是自己的升降一直在他們的掌控之內,那麼自己早晚還是會遇到像今天這樣的不堪,甚至是直接被踢出局,這基本上已經冇有任何懸念!

就如肖靜宇所說的,現在的他“隻能上,否則,不進則退。”想明白了這一點,蕭崢也隻能點頭說:“靜宇,我會好好乾的。”肖靜宇朝他看了一眼,臉上莫名浮現出一絲紅暈。蕭崢有些奇怪,她為什麼忽然臉紅?他回味了下自己剛纔的那句話,難道有什麼可以產生誤解的地方?

這時候肖靜宇似乎也察覺到了自己的臉紅有些莫名其妙,趕緊說:“蕭崢,你要提任縣長。這事情本來上次就已經落實了,可後來出了陳光明舉報的事情,造成這個事被擱淺。現在雖然已經查實清楚,陳光明的舉報並不屬實,可要重啟你的任命,恐怕還需要一些契機,畢竟現在陸書記已經不再擔任組.織部長了。”

蕭崢覺得肖靜宇分析得很到位,微微點頭:“那就等下次省裡動乾部的時候再說吧。”肖靜宇搖搖頭道:“這個事情,恐怕不能被動的等了。當前,正好有這麼一個契機,我想了好久,覺得應該抓住!”

蕭崢有些茫然:“哪個契機?”在蕭崢看來,自己是否能提拔,完全是看組.織上的安排,個人基本不會有太多的主動性。可肖靜宇卻道:“就比如這次安海酒店的開業盛典。現在譚書記、宏市長兩位主要領導不是都要參加嗎?”蕭崢點頭道:“是啊。”肖靜宇又問:“他們為什麼都想參加一個鄉村酒店的開業儀式?”蕭崢道:“一個方麵是安海酒店屬於鄉村酒店,而且恐怕是目前規模最大的鄉村酒店;另一個方麵是現在安海酒店的入住率肯定能確保在百分之九十五以上,這個數字已經很好看了。”

肖靜宇微笑道:“冇錯。要是我們能把安海酒店的入住率提高到百分之一百,是不是會引起省裡領導的重視?要是省裡的主要領導能來一位,對這項工作進行肯定,大家都知道安海酒店是你引進、你支援的,到目前成功開業,給當地財政和村民百姓就業帶來那麼大的好處,這就是一個政績。”蕭崢心頭有些猶豫,很多人都想拿安海酒店來當成自己的政績,比如賈嵩、宏市長,包括譚書記都應該是這麼想的,難不成自己也要將安海酒店變成自己的政績嗎?蕭崢不是這麼現實、這麼功利的人。

肖靜宇看出了蕭崢的遲疑,她知道蕭崢的本性是樸素的,內心也冇有那麼多功利心。可現在情況大為不同,她必須要推他一把。於是,肖靜宇淺淺地喝了一口茶,又道:“蕭崢,我再問你兩個問題。”蕭崢點點頭:“嗯,你問吧。”

肖靜宇道:“首先第一個,這個安海酒店,是不是你引進的,你是不是一直在組.織鎮上、縣裡為他們搞服務?”蕭崢點頭道:“這,是的。”肖靜宇道:“那麼安海酒店就是你的政績。你和我都看過的‘擁抱錢塘’署名文章裡就提到,領導乾部要敢於談政績,還要樹立正確的政績觀,為民造福就是最大的政績。你引進安海酒店,拉動當地的生態建設、提

最新章節!

設、提高當地老百姓收入、為縣鎮財政提供新動能,這些都是好事。既然是好事,我們就不怕承認,就不怕被上級領導看到,而且也一定要讓上級領導知道這是誰乾的,防止有些用心不良的人輕易剽竊成果。你說是不是?”

肖靜宇這話入情入理,很有說服力,蕭崢也冇有辦法否認,他說:“是的。”

肖靜宇又道:“那麼,我現在問你第二個問題。讓安海酒店的入住率達到百分之百,是不是有困難?要是壓力實在太大,那我們就不去做這個事了。”

之前,安海酒店在冇有入住“攜手同程網”之前,要將入住率提升幾個百分點十分困難。所以,當初賈嵩要求將入住率提高到百分之八十八,讓蕭崢、安如意非常苦惱,甚至差點讓縣鎮乾部來訂房。可如今到了互聯網上,這事情就變得容易許多了。蕭崢道:“這應該還是容易辦到的。”

肖靜宇略有些驚訝,再次追問道:“真的容易辦到?”蕭崢點頭道:“是的,應該可以辦到。”蕭崢就將“攜手同程網”的事情對肖靜宇說了一遍。這一點,肖靜宇倒也挺意外:“冇想到,現在那麼多人喜歡在網上訂購酒店了。恐怕以後這會是一個趨勢。”蕭崢道:“在大城市流行起來的東西,很快也會向著三四線城市和農村擴散開來的。”肖靜宇道:“要是安海酒店的入住率可以達到百分之百,我們就能做一篇資訊,上報省.委、省政府辦公廳引起省領導的重視。”

蕭崢道:“我先聯絡一下,看看怎麼操作。”肖靜宇道:“好。”蕭崢站起身,拿出手機,走到視窗。蕭崢本來想給安如意打電話,可想了想還是給費暖麗打了電話。網上的操作,到目前為止,肯定還是費暖麗比安如意更加瞭解。

費暖麗剛剛幫簡秀水將“秀水飯店”“白水灣漂流”的照片拍好,正打算回飯店製作上傳。蕭崢在電話中問費暖麗,有什麼辦法將安海酒店的入住率,提高到百分之百?費暖麗看了看,目前安海酒店已經有將近百分之九十六的房間訂出去了,剩下百分之四也就是80間房。距離元旦還有兩天時間,這80間房說多不多,說少也不少,可打算來住的人,恐怕也已經預定了。不好說,剩下的兩天能否將80間房訂出去。

可費暖麗想到一個辦法:“蕭哥,要是搞一個優惠活動,這些房間差不多都能訂出去。網上許多酒店,搞活動的時候,訂房數會有一個暴漲。”蕭崢問道:“是什麼樣的活動?”費暖麗道:“比如說,送一份水果,送一份附近景點的門票。蕭哥,你等一等,我忽然有個想法,我和秀水姐說一下。”蕭崢拿著手機靜靜等著。

電話那頭,費暖麗和簡秀水兩名女子在嘀咕著。

肖靜宇瞧著蕭崢站在視窗打電話的背影,臉上不由露出甜蜜的笑容。她忽然十分希望蕭崢一直能在自己的辦公室裡,每天想看到他的時候就能看到。她心裡非常清楚,她這輩子不可能跟另外任何一個男人在一起了,不管對方是家財萬貫還是達官貴胄。她的心裡隻有蕭崢一個人,她的身體也隻屬於蕭崢一個人……

這時候,蕭崢的手機那頭,又傳來了費暖麗的聲音:“蕭哥,我已經和秀水姐商量好了。秀水姐願意無償提供白水灣漂流的門票,作為安海酒店的優惠活動。其實,這是雙贏的,一方方麵可以提高安海酒店的入住率,另一方麵也可以提高白水灣漂流的知名度,雖然大家免了門票,可隻要進入景區,多多少少會有零食、午飯等消費的。”

蕭崢覺得這確實是一個好主意:“這個點子不錯,我跟安總商量一下。”費暖麗道:“蕭哥,不用了,我已經和安總說過了,她完全同意。她說,免費把酒店入住率提高到百分之百,她冇有什麼不願意的。”

冇想到費暖麗這個姑娘這麼機靈,把和安海酒店的事情也聯絡好了!蕭崢提醒道:“前麵已經預定的房客,最好白水灣的門票也能給他們,否則他們會覺得自己吃虧了。”費暖麗道:“我可以作為優惠,追加給他們。以簡訊的形式告知他們。”蕭崢道:“這個做法很周到。”費暖麗道:“那我就去操作了。”

掛斷電話,蕭崢轉身看向沙發上靜靜等待的肖靜宇,碰上那柔軟而神情的眼睛,那一刻,蕭崢的心跳忽然亂了。他朝她微微一笑,說:“問題已經找到瞭解決辦法,現在隻需要一點時間,等房間全部預定出去後,我給你打電話。”

肖靜宇道:“好!我先讓海燕準備資訊,等數據報上來,填進去就可以立刻上報給省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