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黑色光芒把三個窮凶極惡的男人籠罩住的時候,紅衣女人勾唇一笑,幽幽地開口道,“魔說,讓他們生不如死!”

紅衣女人也是言靈師。

當黑色光芒散去,三個男人突然跌在地上不斷地翻滾,一臉的痛苦之色。

“啊啊啊……”

“好痛好痛,我不想活了。”

“我不想活了。”

然而,他們三人嘗試互相殺了對方都殺不了,自殺也自殺不了。

真的是生不如死!

當三個柔弱的女人離開之後,葉傾染眼前的環境又變了。

這一次是一個森林,而且隻有兩個人。

白衣男子是渡劫巔峰修士,黑衣男子是大乘巔峰修士,兩個人的等級正好相差一大階。

這個時候,葉傾染也明白什麼情況了,這是讓她見識一下往昔燭的技能。

於是乎,她站在一旁認真地觀戰。

一開始,白衣男子還能應對,但隨著時間的流逝,他就處於下風。

底牌不斷地暴露,甚至運用了言靈術,他依然被打成重傷。

最後,黑衣男子正準備一劍結束他性命的時候,白衣男子把最後的底牌也暴露了。

往昔燭被他點亮之後,彼岸花快速地蔓延,快速地把黑衣男子包裹,隻露出一雙眼睛。

黑衣男子劇烈地掙紮,但他越掙紮,身上的束縛就越緊。

與此同時,他滿眼都是往昔燭。

很快,黑衣男子緩緩閉上眼睛,彼岸花也化作星星點點消失,然後他就軟軟地倒在地上。

他一倒下,白衣男子立馬提劍上前,毫不猶豫地一劍插入他的胸膛,心臟的位置。

見狀,葉傾染眼底浮現一抹疑惑,白衣男子這麼快就殺死黑衣男子,是擔心他自己從往昔中清醒過來嗎?

接下來環境又變了,而這一次的畫麵驗證了她的想法。

敵人倒地之後,很快就從往昔中清醒過來,然後把手持往昔燭的人打成了重傷。

葉傾染不知道手持往昔燭的人最後結果如何,因為她眼前的環境又變了。

這一次是在一個宗門,此時宗門一片混亂,廝殺聲不絕於耳。

葉傾染還冇弄清楚什麼情況,一個紫衣女子出現在她視線裡,還有往昔燭。

不過,葉傾染看不透她的修為,十分高深莫測。

隻見她立在半空中,唇角勾起一抹嗜血的弧度。

當往昔燭綻放的黑色光芒把整個宗門籠罩在一起的時候,紫衣女子猩紅著眼,恨意滔天地道,“魔說,讓他們死無全屍,魂飛魄散。”

此話一出,葉傾染便知道紫衣女子也是言靈師。

隨著紫衣女子的聲音落下,整個宗門立馬響起一片淒厲的慘叫聲。

為何這一次黑色光芒冇有散去,詛咒就生效了?

葉傾染一臉的疑惑,然後黑色光芒就發生了變化,變成一抹抹黑氣。

見狀,葉傾染更加疑惑了。

她蹙眉看向宗門的情況,看到一個個人原地爆炸,血肉四濺,神色微微一變。

然後,她還清晰地看到他們魂飛魄散。

緊接著,又了驚人的變化,那些黑氣化作一點點黑色的彼岸花,把破碎的魂魄吸收了。

看到這一幕,葉傾染頓時明白了,這是彼岸花的傑作。

就這樣,一個上萬人的宗門短時間內被覆滅,並且死無全屍,魂飛魄散。

葉傾染抬眸看向氣息萎靡的紫衣女子,還有往昔燭,終於明白杜雲雁前輩為何說往昔燭是一個亦正亦邪的神器。

下一刻,葉傾染眼前的環境又變了,這一次看到了往昔燭為萬民祝福。

讓往昔燭施展祝福的人,實力跟紫衣女子一樣高深莫測,也是言靈師。

葉傾染看著那些得到祝福的人無病無痛到壽終正寢,不由得陷入了沉思。

所以隻有言靈師才能通過往昔燭祝福或者詛咒?

如果是這樣的話,天魔宗和巫族的人為何要尋找往昔燭?

難道天魔宗和巫族也有言靈師?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