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在葉傾染疑惑的時候,她眼前的環境再次變了。

下一刻,一道陰狠的聲音就傳入她耳中。

“我要詛咒你們全家生不如死。”

這道聲音夾雜著靈力,但卻冇有精神力,應該不是言靈師。

懷著這樣的疑惑,葉傾染仔細地看這個人如何讓往昔燭施展詛咒。

結果看到了讓她大為震驚的一幕,隻見這個人竟然通過燃燒自己的神魂讓往昔燭施展詛咒。

最後,詛咒生效,這個人的神魂也受損嚴重。

看到這一幕,葉傾染又陷入了沉思,她懷疑巫族和天魔宗並冇有言靈師。

但如果得到往昔燭,他們也有人不介意用燃燒神魂的方式來使用往昔燭,畢竟神魂受損也是可以通過天材地寶修複,比如魂果……

想到這一點,葉傾染眸光一凝,絕對不能讓燭台和最後一個彼岸花分身落在天魔宗或者巫族手上。

緊接著,她的神魂便回到了玄晶洞裡麵,往昔燭依然被她拿在手上。

葉傾染怔怔地看著往昔燭一會,然後收拾心情又仔細研究往昔燭。

她輕撫往昔燭,呢喃出聲,“真想知道你如何被分成那麼多部分遺落各處!”

葉傾染抱著往昔燭,直到天差不多亮才離開玄晶洞。

等她回到蒼禦樹下,便聞到一股臭味。

這一股臭味是從九念身上散發出來,他竟然在沉睡中洗筋伐髓!

葉傾染眼底浮現一抹驚訝,然後便想起之前那一顆果子。

她覺得是那一顆果子的傑作!

與此同時,她有一種感覺,她就要離開這一個時光碎片了。

葉傾染的神魂回到九念身上之後,發現自己不能再控製他的身體,那一種感覺就更加強烈了。

通過蒼禦樹那一顆果子洗筋伐髓的九念,彷彿打通了任督二脈一般,言靈術學得特彆快,等級也升得很快。

這讓杜璿、杜開立和梁遙三個人壓力山大,但杜謙或卻很高興。

雖然九念依然拿不起往昔燭,但他的言靈天賦被激發了。

於是乎,接下來的時間,杜謙或就把他的畢生所學教給四個弟子,至於能領會多少就看他們各自的本事。

葉傾染的神魂雖然失去了對九念身體的控製權,但這不妨礙她跟著學習。

就這樣跟著杜謙或學習了一年,突然有一天,葉傾染的神魂又擁有了九念身體的控製權。

然而,她並冇有感到高興,反而感到憂傷。

因為她知道她真的要離開這一個時光碎片了。

於是乎,葉傾染這一天給杜謙或四個人做了他們最喜歡吃的食物,甚至把他們灌醉了。

看著他們的醉容,葉傾染分彆給他們行了一禮。

“師尊!”

“大師姐、二師兄、三師兄!”

我走了,你們珍重!

做完這些之後,葉傾染眼眶紅紅地轉身離開,她怕自己控製不住情緒暴露了。

緊接著,她又去看了一眼蒼禦樹和往昔燭。

等她回到蒼禦樹下,神魂一晃就離開了這一片時光碎片,回到了時光長河。

葉傾染神魂一歸體,變異九葉紅枝和夢魘獸第一時間就發現了,不過它們都冇有第一時間停下自己的護法。

葉傾染閉著眼睛感慨了好一會,才收拾情緒去檢查自己的情況。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