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爺,彆再跪了。”

“再跪下去,您的身體,會受不了的...”

公寓門外,李二等人已經跪了一夜。

到淩晨時分,李二的身子終於受不住了,伴隨著劇烈的咳嗽,一口鮮血直接吐了出來。

若不是沈飛他們及時攙扶住,估計李二就會直接暈倒在地上吧。

“不!”

“楚夫人一日不原諒我,我李二便一日不起。”

“哪怕跪死在這裡,我也絕不起來...”

“楚先生當年,為了救我們,受萬劍穿心之苦。”

“我李二現在,不過累一點,不過苦一點,跟楚先生當年所受之苦,又算的了什麼?”

李二咬著牙,再度跪直了身體。

這一幕,看的陳楠和沈飛近乎淚目。

陳楠還好一些,她跟李二並不是很熟悉。

但是沈飛,可是從小便在李二的蔭庇下長大。

他和他父親在李二旗下混了一輩子,深知眼前這個老男人,當初是多麼的貪生怕死。

可是,就是這麼一個怕死的老男人,而今為了尋求一個女人的原諒,寧願跪死於此。

但沈飛他們都知道,其實李二如此,隻是因為心中愧疚而已。

這些年裡,那份愧疚與悔恨,一直在折磨眼前這幾個老男人吧。

而今,若是跪死在這裡,死在那個男人的妻子麵前,或許對他們而言,也是一種解脫吧。

“爸爸,女兒求您了,您彆再跪了。”

“您剛剛動完手術,您的身體撐不住的..”

李二剛剛吐完血,陳傲也撐不住了,直接暈倒再地。

但是在陳楠給他補充了一點水分之後,他再次醒來。

冇有任何的休息,陳傲拖著殘破的身子,再次跪在門外。

任陳楠如何哭喊,任眼前陣陣發黑,他不動如山。

“楠楠,你彆管我。”

“這是你父親,欠楚先生的。”

“我卑微之時,是楚先生提攜,送我如江東之巔。”

“我愚昧之時,是楚先生寬宏大量,留我性命,讓我在江北東山再起。”

“便是楚先生的隕落,也是為了護你父親,護他的萬千臣子。”

“而今,楚先生已故,他的遺孀,便是楚先生留在這個世上最後的痕跡。”

“我們,願以死謝罪!”

陳傲話語堅定。

身後的雷老三雖不言語,但也視死如歸。

陳楠和沈飛都被震撼住了。

以前,在沈飛眼裡,所謂兄弟義氣,不過路邊攤一起喝酒擼串,不過一起打個群架助個拳。

但直到此刻,李二他們,給沈飛上了震撼的一課。

這纔是真正的兄弟義氣吧!

縱使你亡故多年,但心中對朋友的那份情義,卻從未斷絕。

李二扔下江東事業,三年之中走遍大江南北,隻為尋找葉凡任何一點生還的可能。

陳傲心灰意冷,扔掉江北的大好形勢,退隱等死。

雷老三日夜消沉,飲酒度日。

葉凡的死,讓昔日叱吒江東三位大佬,儘皆消沉不起。

有時候,沈飛都不敢想象,一個人,得在李二陳傲他們心中有著多重的位置,纔會在他隕落之後,讓這些橫行一域隻手遮天的大佬們一蹶不振。

這一點,沈飛估計永遠都不會懂吧。

因為,李二陳傲等人,跟葉凡之間的情義,那是無數次風雨磨礪,無數次生死危機之中,所一點點的積攢而出。

路由知馬力,日久聚人心。

尤其是李二,從葉凡還是上門女婿的時候,他就跟隨在葉凡左右。

他親眼看著這麼男人,是如何一步一步的,從昔日默默無聞,人人都可以踩一腳的無能贅婿,成長到後來的無雙宗師,天榜第一。

他橫行江東,無人敢惹。

他叱吒日國,群雄敬拜。

他打爆楚門,震怖天下。

曾經的曾經,李二一度以為,他會和葉凡一道,一直這麼風光下去。

直到後來,葉凡遭遇了他人生最大的滑鐵盧。

當年的東海一戰,不止摧毀了秋沐橙餘生的幸福,也打碎了李二、陳傲他們心中的主心骨。

一個人,如果主心骨都冇了,那麼活著,也會是行屍走肉吧。

就像李二三人,不過兩三年而已,但每一天都度日如年。

雷老三整夜整夜的睡不著覺,閉上眼就看到那個倒在血色的夕陽之下。

唯有靠著酒精的麻痹,他才能獲得短暫的內心平靜。

三年時間,這三位老男人並冇有獲得任何的救贖,反而讓內心的那份愧疚,越發濃鬱。

看著自己父親他們拿命再跪,陳楠終於再也看不下去了。

她淚流滿麵,哭著去砸門。

“秋沐橙,你這個懦夫,你想躲到什麼時候?”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你是他的女人,你就該承受你應該承受的東西。”

“如果你承受不了,當初我小凡哥哥在的時候,你為什麼不跟他離婚?”

“他活著的時候,你享受榮耀,享受風光。”

“而今他死了,你卻當了逃兵,江東的事情你不理不顧,李二爺他們親自登門,你還想撇清關係。”

“你享受繁華,卻逃避苦難,你不覺得你很自私嗎?”

“你不配當我小凡哥哥的妻子!”

“秋沐橙,你不配!”

“你就是個自私自利的懦夫!”

......

陳楠在外憤怒的斥罵著。

李二陳傲等人連忙訓斥她,讓她不得對楚夫人無禮。

但陳楠不聽。

她就是要說,就是要將這些年心中所有積累的話全都說出來。

......

“秋沐橙,我知道你恨我小凡哥哥。”

“恨我小凡哥哥不顧家,恨我小凡哥哥隻知道複仇,卻不顧及後果。”

“你肯定覺得,現在楚家家破人亡,昔日.你和小凡哥哥一手締造的沐凡集團毀於一旦,江東基業旁落他人,甚至你英年喪夫守寡,全都是我小凡哥哥一人造成的。”

“你怪他衝動,怪他意氣用事,怪他不知死活,怪他不顧家庭不顧後果。”

“可是,這真的隻怪我小凡哥哥一人嗎?”

“你當真以為,小凡哥哥殺上楚門,僅僅是為了自己的那份執念嗎?僅僅是為了給自己報仇嗎?”

“你可知道,現在楚門席捲全球,橫掃諸國,大量宗師封號戰死,數十個國家武道儘數被滅。”

“若不是小凡哥哥當年以一己之力抗衡楚門,遲滯楚門的攻勢,何有你這平靜安穩的三年?”

“樹欲靜而風不止。”

“秋沐橙,我可以告訴你,小凡哥哥當年所做的那些,不止是為了他,也是為了你。”

“不止是為了整個國家,更為了你們這個小家!”

“否則的話,即便小凡哥哥不上楚門,楚門也必會降臨炎夏。”

“皮之不存,毛將焉附?”

“到時候,你覺得,小凡哥哥不惹楚門,楚門就會放過他,放過你們,放過江東?”

“而且,你可知道。小凡哥哥當年獨上楚門之前,在江東佈下大陣。”

“其中最強之陣,便在雲頂山彆墅,在你秋沐橙居住的雲頂山彆墅。”

“就為了在他死後,也能護你平安!”

“你口口聲聲說小凡哥哥心中無家,心中無你。”

“可你何曾知道,小凡哥哥,最牽掛的,還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