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826章主持大局

市委書記視察車隊遭遇山崩失蹤,可能還有歹徒持槍行凶,這則訊息如白鈺所料到一直壓到昨晚十一點多鐘才上報申委省正府。

而白家則是淩晨三點多鐘,由鐘離良揹著昏迷不醒的晏越澤一路潛逃到市區近郊小超市後打的報警電話,白翎第一時間與杭鏡聯絡,緊急請示並經軒轅首長同意後南方大警備區派遣四架直升飛機和兩個排特種兵趕往駝子嶺救援。

大山深處地形複雜,救援人員抵達出事現場後也等到天亮才展開行動,而湎瀧方麵則打通了被巨石封堵的山道。

失蹤訊息第一時間報到市委市正府時,從周沐到龐森,從韓文波到汪新奎,以及“聞訊及時趕到”的屠鄭雄,都不約而同作出決定:

集全市警力和附近機動人員全麵搜尋,儘量天黑前找到白鈺下落!

為什麼不及時上報申委省正府?各有各的算計。

冠冕堂皇的理由是:首先要爭分奪秒組織搜救,或許白鈺冇事隻是暫時滾落到兩側山坡底下,不能毫無作為的情況下慌慌張張向省裡報告鬨出大烏龍。

但私底下週沐擔心白鈺視察因自己阻攔羅家嶺發展訂單農業而起,會被省領導遷怒;龐森害怕省裡追究湎瀧治安狀況,寧可悶頭救援;韓文波等人則想省領導關心、作出重要指示有屁用,反而幫周沐、龐森等人卸掉擔子,不如不報,逼著他們認真組織搜尋。

至於屠鄭雄那真是嗬嗬了。

夜裡鐘離良揹著晏越澤脫險後打了一圈報警電話,明確告訴所有人:白鈺遭到有組織、有預謀、大規模的襲擊!

這下都不敢吱聲了。

天亮後如劇本流程,莊楫石、茅克碸相繼作出重要指示,要求湎瀧市委市正府不惜代價、調集一切力量開展搜尋,並責令市公安局組織警力嚴厲打擊黑勢力,今後杜絕類似惡性案件繼續發生!

申委方麵由牛登勃為代表、正府方麵派副省長兼公安廳長林傑來到湎瀧督陣;南方大警備區方麵杭鏡親自率隊空降駝子嶺現場指揮。

與此同時申委組織部和省紀委將由申委牽頭派工作組進駐湎瀧,無論白鈺生還是死,省裡都必須摸清楚來龍去脈給京都和社會一個交待。

誰也想不到——實際上到從昨天上午失蹤到今天已整整一天,黃金救援時間過去後,市府大院以及省領導們都感覺凶多吉少,已經暗中做好接受“白鈺同誌因公殉職”的事實,當然正式公佈肯定要等到十天後,最好能找到屍體。

然而白鈺竟然若無其事地,施施然一個人進了市府大院,其神態、姿勢彷彿平時正常上班,衝門口保安、路過的工作人員點頭微笑,而每個被打招呼的都僵在原地,“白書記”三個字象卡在喉嚨口。

信步走到一樓大廳時,韓文波等聽到通報的市領導們率先衝了下來,激動地上前圍住他用力握手,喃喃道:

“謝天謝地,白書記安然無恙……安危無恙……”

須知市委書記因公殉職,倘若正常環境下的意外也罷了,然而白鈺此行事出有因,況且目前明擺著遭到有預謀的暗殺,京都白家能罷休嗎?省裡在鐘組部麵前能交代得過去嗎?必須要有替罪羊!

哪個替罪呢?周沐、屠鄭雄兩個罪魁禍首反而最安全,各種理由都註定他倆冇事;數來數去韓文波難逃一劫,因為你是市委秘書長,應該對市委書記負責包括安全,領導外出視察做好沿線勘探、線路保密、車輛調配等等……

此外副書記汪新奎、宣傳部長雲尚斐、常務副市長裴錚、副市長吳根府和龐森,以及湎西區領導等等都得遭殃。

現在白鈺毫髮無損歸來,天下太平。

白鈺與市領導們一一握手,笑道:“有勞同誌們牽掛,冇事了,冇事了……上樓再說。”

進了電梯,白鈺的臉唰地沉下來,道:“文波通知常委班子成員一小時後開會!”

一個小時,他象猜到屠鄭雄就在市府大樓似的,是啊,出這麼大事屠鄭雄怎麼可能安心在港口喝茶?肯定要守著打探第一手訊息。

來到樓上,白鈺首先向坐鎮指揮救援工作的牛登勃、林傑等省領導報平安,感謝省裡的關心和重視,簡要講述了山崩後遭遇殺手襲擊和逃亡過程——都是編的不可能透露周小容夫婦隱居資訊,並說幸好被前往羅家嶺茶園的盧靈兒專機發現順路送了回來:

唯有這一點不能撒謊,因為盧靈兒直升飛機飛行都有記錄,剛纔降落於兩條街外中學操場時也有很多目擊者,必須如實相告。

——同樣對於市委書記離奇失蹤又神秘歸來,省裡特彆國安部門也會暗中甄彆覈查,防止萬一落到影子組織手裡被策反!

而不是你說冇事就冇事,必須組織部門說冇事。所以盧靈兒將是最重要的證人。

接著當著省領導的麵與正在駝子嶺現場指揮的杭鏡視頻通話,把剛纔的話一字不漏說了一遍,杭鏡率領的特種隊員其實已經找到白鈺和職業殺手大戰黑蜘蛛的現場,發現黑蜘蛛屍體,也收集到職業殺手射擊的空彈殼,懷疑白鈺遭到不測正四下尋找填埋痕跡。

當下杭鏡立即下令收隊返回,省領導們也不多耽擱乘車回省城,但工作組還要繼續完善材料和相關談話,儘管人安然歸來,折射出很多管理和製度方麵的問題需要總結。

目送省領導車隊駛出市府大院,一看錶正好一個小時,回去開常委會。

小會議室的門甫一關上,裡麵便有股說不出的詭譎氣氛,周沐從進來起就低頭看材料神情很專注;屠鄭雄還是邊喝茶邊眼睛往上瞟,一如既往的倨傲但明顯底氣不足;韓文波等常委則一臉如釋重負又提心吊膽。

難得外出視察,卻險些丟了性命,從佈局來看暗殺者對白鈺視察時間、地點、車輛等瞭如指掌,典型的內外勾結行動!

白鈺能嚥下這口氣嗎?顯然不能。

如果隱忍也不會歸來後第一時間開常委會,白鈺利用的就是這股氣勢。

“同誌們,現在開會!”

白鈺雙手踞著桌邊滿臉虎氣道,“此次大難不死,必有後福卻未必是某些同誌的福,相反會是災難!湎瀧地界哪個看我不順眼,哪個要我的命,我心裡明白,想必各位心裡也都有數就是不敢講而已,鄭雄同誌覺得呢?”

屠鄭雄翻翻白眼,漠然道:“白鈺同誌說過,辦案要以事實為依據、法律為準繩,所以不是敢不敢的問題,而是亂講話要負責的問題。”

“當然,我絕對相信申委工作組和市公安局會將此案調查得水落石出,”白鈺冷笑道,“今天會議我首先提議——我已征求過省領導意見,暫停副市長兼公安局長龐森同誌的所有工作,由副局長、副書記任俊凱同誌代主持公安局全麵工作,並接手案子偵破工作,同誌們有冇有異議?”

市委書記光天化日下遭到無人機和槍手狙殺,作為主管全市治安的副市長兼公安局長難辭其咎,被首當其衝問責也在情理之中。

要不然這會兒白鈺滿腔怒火怎麼發泄?

“同意。”周沐悶聲悶氣道。

屠鄭雄冇吱聲權當默許,其它常委有的點頭,有的說“同意”,龐森被停職的提議就算一致通過。

白鈺乘勝追擊,道:“第二項提議關於羅家嶺南麓開發,之前有同誌反對,開發的方式方法也有異議,昨天我想去實地看看卻冇看成,卻更加堅定發展訂單農業的想法!為什麼?那塊山地撂荒30年得不到有效治理,致使手持狙擊步槍的凶徒敢攔路襲擊,操縱帶有發射火箭彈功能的無人機也不擔心被察覺,我們的湎瀧竟出現這樣可怕的治安空白!”

說到這裡他猛拍桌子,“在現今7g網絡時代網格管理精確到十米之內,竟然存在此等猖獗狂妄的行為,天理難容,法理難容!”

周沐抬起頭冷冷道:“白鈺同誌拍桌子了!按白鈺同誌上次常委會主動提議建立懲罰機製,拍一次桌子罰款500元,對吧?”

“對對,拍一次罰500,對拍1000!鼓掌支援周沐同誌的提議!”屠鄭雄如獲至寶立即響應。

白鈺卻詫異道:“是嗎?我怎麼不記得了?文波有印象?”

韓文波當然有印象,但當然不敢拆市委書記的台,支吾道:“好像……好像……”

周沐一拍桌子喝道:“查常委會記錄!”

負責會議記錄的副秘書長吉曉高眾目睽睽下向前翻了幾頁,低聲道:“是……是有關於拍桌子罰款的提議……”

“我說吧!”周沐高傲地揚起頭。

屠鄭雄附合道:“拍一次罰500,我記得很清楚。”

白鈺沉著地說:“再下念,周沐同誌說了什麼?”

吉曉高頭埋得更低,聲音也更小:“周市長說‘我反對,主要領導不可以根據自己好惡給班子立規矩,應該提倡而不懲罰,要相信在座常委同誌的覺悟……’”

他聲音越說越低,到最後幾乎聽不到了。

周沐僵住。

這纔想起白鈺關於拍桌子罰款的提議事實上冇通過,而反對者就是自己和屠鄭雄,這,這可真有點尷尬了。

白鈺並冇有挖坑,相反這回周沐自己挖坑給自己跳,窩囊啊窩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