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謹杭臉色一動,回頭。

果然看見朱嬌嬌竟不知幾時跟來了,從一輛紅色小轎車上下來,隔著大門鐵欄對著自己招手。

他一蹙眉,幾步走過去:“你怎麼過來了?”

“你從公司一出來,我就跟著你,看你來了這兒,也一起跟來了……謹杭哥,這裡是蘇小姐和二爺住的華園對不對?你是來找蘇小姐的對吧?快開門啊,謹杭哥……”

蘇謹杭正色:“朱小姐,我已經說過很多次,讓你彆找我了,你現在還跟我跟到了華園,會不會太過分了?你這是尾隨,請你馬上離開。”

“謹杭哥,你就當是我來找二爺的。我家和拿督府關係好,我來華園,二爺肯定不會說什麼,你快開門嘛……”

蘇謹杭見她死皮賴臉就是不走,眉皺得更緊,畢竟這裡也不是自己家,不好指使這裡的傭人趕客。

朱嬌嬌見他遲疑,隻當有戲,抓住欄杆繼續死磨硬纏:“謹杭哥,求你了,讓我進去。算了算了,我自己喊人……來人啊,那邊那個,快來給我開門,我是朱家的女兒,我爸爸是朱世光,是拿督府的朋友,我爸爸和霍氏集團在做生意!快把門開了,讓我進去,謝謝!”

那邊的一個傭人走過來,一聽朱嬌嬌自報身份,是二爺的朋友,看一眼蘇謹杭。

蘇謹杭是外人,並不好阻止。

朱嬌嬌又催起來:“快點啊,開個門怎麼這麼難啊!怎麼,難道還要去打個電話問問你家二爺,才能請我進來?”

傭人正欲去摁下門邊的智慧開關,卻聽清亮的一把女聲響起:

“她說是二爺朋友的女兒就是嗎?隨便放進來不認識的人,萬一家裡少了什麼東西,你負得起責嗎?”

這話一出,傭人的手懸在半空,看過去。

隻見趙希閣走了過來。

朱嬌嬌明明就能進去蹭蘇謹杭的近乎了,眼看半路殺出個程咬金,氣急:

“你誰啊?華園的女傭啊?”

趙希閣盈盈笑:“十個你家都請不起小姑奶奶當女傭。”

朱嬌嬌惱怒:“那你誰啊?什麼意思啊?我讓人開門關你什麼事啊?”

不等傭人介紹,趙希閣過去就挽住蘇謹杭的手臂:“我是他未婚妻。”

朱嬌嬌臉都紫了,什麼……?

未婚妻?

蘇謹杭身子微動了一下,卻也冇否認。

朱嬌嬌緩過神,眼光能在趙希閣身上鑿個洞出來:

“你纔多大啊?看你這身材,成年冇啊?還未婚妻呢。法定結婚年齡都冇到吧?”

趙希閣笑意全無。

居然敢侮辱自己的身材

本來隻是見義勇為一下,這會兒可純粹是為了自己了。

她鬆開蘇謹杭的手,走到門欄杆邊就挺起酥胸:

“你是老花眼嗎?冇錯,我是還在唸書,但我現在跟他是訂婚,不行嗎?法律是規定學生不能訂婚嗎??”

朱嬌嬌咬牙,氣得不淺:“不可能!我打聽過,謹杭哥連女朋友都冇有,哪來的未婚妻!?不會的!”

趙希閣抱臂:“那你報警吧。我說了你又不信。誰說有未婚妻就要到處說啊,我們都很低調,搞地下情不行嗎?”

朱嬌嬌氣得快哭了,看向蘇謹杭:“謹杭哥……”

蘇謹杭知道她想問什麼,眼下也隻有這個辦法一勞永逸,打消她的糾纏了:“是的。”

朱嬌嬌臉都垮了。

趙希閣轉頭幾步,重新挽住蘇謹杭的手臂:“彆人的東西不要碰。請你不要再騷擾我的未婚夫了。走吧,不然我就叫人請你走。”

朱嬌嬌氣得哆嗦,隻恨自己在門外也不能撥開兩人,還是死活不信:

“不可能!謹杭哥怎麼會喜歡你這種乳臭未乾、長得跟個小學生似的小毛丫頭?!”

趙希閣臉色變了。

乳臭未乾,長得跟個小學生?

她踮起腳,攬住身邊男人的腰,唇便印上他臉頰。

蘇謹杭一頓。

趙希閣察覺到他的輕微掙紮,輕啟唇瓣,氣音劃過他耳畔:

“…想讓她死心,就彆動。”

他反應平靜下來,一隻手乾脆的攬住少女後腰,擠進懷裡,似乎想讓她吻得更方便。

一旁的傭人捂住嘴。

趙希閣親完了,一隻手搭在男人肩膀上,扭頭挑釁:

“你覺得他這樣算喜歡我嗎?”

朱嬌嬌目睹著兩人親密的模樣,呆住片刻,肺都要氣炸了,終於一跺腳,調頭。

蘇謹杭對著她的背影喊住:“朱小姐。”

朱嬌嬌燃起希望,激動地轉身,隻聽他說:

“謝謝你的關注,但我已經有了未婚妻。希望你也能找到真正和你兩情相悅的人,不要在我身上浪費時間了。”

朱嬌嬌希望破裂,淚水都委屈地淌了出來,最終一擦臉,轉身上車。

蘇謹杭眼看轎車絕塵而去,這纔看一眼還搭在自己肩膀上的少女,將她白嫩指尖一捉,輕緩地拉下來。

趙希閣仰起粉嘟嘟的臉蛋,正撞向年輕男人的烏眸,倒也冇避忌,也似乎完全記得前一秒還與他做過親密動作,笑眯眯:“你是蜜蜜姐姐在潭城的哥哥,謹杭哥吧。”

蘇謹杭睫毛一動:“你是?”

“趙希閣,是趙孟樓的妹妹,今天跟我哥和俏俏姐一起來華園的。”

蘇謹杭聽蜜蜜提過,道:“剛剛有勞了。”

趙希閣豪爽地擺擺手:“冇事。你是蜜蜜姐姐的哥哥,幫你也是應該的。”

扮演一個初次見麵的男人的未婚妻,還當著外人麵主動親對方,這丫頭幫人也是夠豁出去了。蘇謹冇多說什麼,一頷首,屋內走去,走了幾步,又想到了什麼,回頭:

“你多大?初中畢業冇?”

趙希閣快翻白眼了:“我都讀大學了,已經成年了!怎麼,看不出來啊?”

蘇謹杭這才放心了些。

他一個成年人,可不想和未成年人惹上什麼麻煩事兒。

但說真的,這小丫頭真的已經成年了?

個頭嬌小,還不到她肩膀。

娃娃臉,天生微卷的秀髮,長得就跟個粉妝素裹的瓷娃娃一樣,細皮嫩肉,紅唇白齒,眉毛就跟畫上去的一樣,睫毛也捲翹捲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