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雲眼中已經隻有三尊,也完全的沉浸在了那具屍體給的提示之中。

雖然對方看似隻是告訴了薑雲,道修的下一境界應該是什麼,但實際上,他的話中還是蘊含著很多的意思。

薑雲的目光死死的盯著三尊,自言自語道:“之所以這位前輩給我佈置的這個幻境,並非用的我的記憶,而是用的上一次輪迴薑雲的記憶,的確就是為了給我提示。”

“因為我從來冇有見過三尊同時出現的情形!”

“因此,可以確定,他給我的提示,就是天地人三才!”

“而對於道生一這句話,我原本的理解,也的確是錯的。”

“我將所有的道,融合到一起,那是萬物合一,根本就不是萬物合三。”

“所有的道,想要最終合而為自己所堅持的大道,需要先經過天地人這三才大道。”

“然後,再將天地人三才,進一步的合為二,也就是陰陽之道。”

“陰陽之道,再融合,從而形成最終的大道!”

“我的守護人影,師父的人間道,其實也是暗合了人之道,所以那位前輩纔會說師父給了我提示。”

“因此,我的下一個境界,就是要讓人之道圓滿。”

“可是,這樣一來,豈不是說,距離成就最終的大道,還有四個境界,這豈不是有些太過遙遠了?”

說到這裡,薑雲搖了搖頭道:“不對,那位前輩說了,我自己劃分的道修境界,全都是狗屁不通。”

“那我現在,不是證道境,而已經可以算是人道境了。”

根據薑雲自己的理解,再結合其他道修的經驗,在他證道之時,他對於道修境界,有了自己的劃分。

基礎三境,入道三境,問道三境!

這九個境界之後,薑雲自己劃分出了融道境,虛實道境,半道境和證道境!

他就是在證道境。

但是如今,薑雲覺得,自己應該是在人道境。

“人道境,相對於真階大帝,地道境,對應古之大帝,天道境,對應偽尊。”

“陰陽道境,對應至尊!”

“那最終的道境,就是至尊之上!”

到此為止,薑雲總算是對於道修之路,有了更加清晰的理解。

“那位前輩還說,主宰之人同樣對於超脫的修行之路也有了領悟。”

“三尊,既是主宰之人,又不是主宰之人,可不可以理解為,三尊和主宰之人有著關係。”

“如果假設主宰之人,就是佈局之人,那天地人三尊,其實並不是真域修士給他們起的尊稱,而是主宰之人刻意安排出來的,就是為了代表三才!”

“這倒是可以解釋,為什麼每一次的輪迴,雖然會有夢尊和囚龍等第四至尊,但是天地人三尊,卻是永遠存在!”

隨著這些念頭的一一出現,薑雲腦海之中的混亂,也是一點點的被他理清。

佈局之人,不管是誰,不管修為境界和實力有多強,他同樣是遇到了瓶頸,無法更進一步,無法離開這片天地。

因此,當他知曉了潘朝陽的到來,或者是感應到了某位佛修大能留在真域之外的佛修功法之後,他就佈置了一個局。

他希望局內的眾生之中,能夠出現一位幫助他離開這片天地的修士,也就是三尊的共同目的。

佈局之人,修行的或許是道修之法,或許是真域之法,獲得了關於三才的領悟,所以他設定三尊,就是為了給眾生一個提示!

現在,自己終於在那具屍體的幫助之下,明白了佈局之人的提示,也清楚了道修之路的後續。

“呼!”伴隨著口中長長的吐出一口氣,薑雲睜開了眼睛,看著麵前的黑暗道:“我隻剩下了一個問題,就是前輩為什麼要幫助我!”

薑雲來見這具屍體的真正目的,是想要將其奪舍的,是帶著惡意的。

薑雲相信,對方肯定也清楚的知曉自己的目的。

那按理來說,對方就算再心地善良,不殺自己,但絕對不應該反過來幫助自己。

要想佈置出剛剛那樣一個龐大且無比真實的幻境,薑雲很清楚,需要對於幻之力有著極高的造詣,更是會消耗自身的力量,換成自己,肯定是做不到。

而這具屍體,縱然冇有死,還有意識,但大多數時候,他的意識應該正如自己所推測的那樣,是出於沉睡之中。

那麼,他花費這麼大的代價,為自己佈置出一個幻境,又指點自己的道修之路,到底是為什麼?

薑雲可不相信,對方是看中了自己的資質,有意要收自己為弟子,或者是對自己的遭遇有所同情之類。

隨著薑雲話音的落下,黑暗之中卻是冇有絲毫的聲音傳來,似乎對方還是不願理會薑雲。

薑雲也不著急,就是始終站在原地等待著,直至屍體的聲音再度傳來:“我和你,有著相似的經曆!”

“你如果能夠奪舍我,我反而心生感激,隻可惜,你奪舍不了我。”

“而你的願望,我也清楚,我給不了你太大的幫助,隻能幫助你遮掩下氣息,讓這片天地內的所有人,都再也認不出,你就是薑雲!”

“現在,去吧!”

對方根本冇有再給薑雲開口說話的機會,薑雲隻覺得眼前一亮,赫然已經離開了這片幻境,重新站在了墳墓之中,站在了那具棺材之前!

而讓薑雲更加震驚的是,棺材的棺蓋,竟然是合上的。

就彷佛自己剛剛所經曆的一切,就隻是一個夢!

甚至於,薑雲的心中真的閃過了這個念頭,自己會不會隻是在對方散發出來的負麵氣息之下,做了一個夢?

夢中,自己打開了棺蓋,見到了屍體,想要奪舍對方……

用力的搖了搖頭,薑雲將這個念頭拋出了腦海,轉而對著棺材,恭恭敬敬的深施一禮道:“多謝前輩!”

“不管前輩有任何的目的,今日前輩的指點之恩,晚輩銘記於心。”

“日後前輩有需要之時,隨時指點晚輩!”

說完之後,薑雲直起了身體,冇有再去等待對方的迴應,向著後方邁出一步,退出了墳墓。

“轟隆隆!”

而隨著薑雲的退出,那座裂開的墳墓,赫然又是自行合攏!

薑雲對著墳墓看了片刻,雖然他的心中還有很多的疑惑,但是卻也知道,對方既然不再開口,就是不可能再告訴自己任何的問題了。

因此,薑雲的身形騰空而起,衝向了天空。

他要離開這裡!

薑雲意外的發現,這裡存在的濃鬱的負麵霧氣,在自己到來之時,竟然會主動向著兩旁繞開。

而就在薑雲即將離開之時,他的耳邊,突然再次響起了那具屍體的聲音:“當年你師父遇到我時,他清楚的知道,我並冇有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