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開學那天,我爸開著白牌車順路送我,我特意讓他停遠了一點。介紹自己的時候,我為了低調,和大家說我家裡是當兵的。室友嘲諷我說,大頭兵也好意思拿出來講。可是她不知道,我從小就在軍區大院長大。...

開學那天,我爸開著白牌車順路送我,我特意讓他停遠了一點。

介紹自己的時候,我為了低調,和大家說我家裡是當兵的。

室友嘲諷我說,大頭兵也好意思拿出來講。

可是她不知道,我從小就在軍區大院長大。

眼看著快到學校,人群也逐漸密集了起來,我趕緊讓我爸停車。

「就到這兒吧,讓人家看見不好。」我說了一句。

我爸坐在駕駛位,從後視鏡瞥了我一眼,「行,注意安全,有啥事兒給......你媽打電話。」

「......」

站在馬路邊上,我看著白牌車一騎絕塵,留下了一串尾氣,噴我一臉。

人家都是有啥事兒給爸打電話,我爸比較忙,一般有啥事兒都是聯絡我媽。

家長會是我媽,接送是我家司機,回家是爺爺陪我。

我哪是女兒啊,我是大冤種。

無奈地拎著死沉死沉的行李箱,走進了寢室。

一個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生坐在凳子上,指揮著兩個人鋪床搬行李,看到我進來的那一刻,立馬尖叫起來。

「我的天呐,你臉上那是什麼東西,臟死了!」

女生一邊後退,一邊拚命地用手捂著鼻子,「你可彆進來,我會過敏的!」

我一愣,放下行李進了洗漱間。

好傢夥,臉上有一圈被汽車尾氣噴上的黑煙,我趕緊洗了把臉。

等我出去的時候,其他兩個室友已經過來了。

三個人正在嘰嘰喳喳地介紹著自己。

「天呐,瑤瑤你也太有錢了吧,這是最新款的蒂芙尼手鐲吧?」

剛纔尖叫的女生臉上寫滿了炫耀,「還好啦,才三萬多而已,是我爸送我的開學禮物呢。」

「好羨慕啊......」

看到我走出來,三個人停止了交談,看向我。

各自介紹了一番。

原來剛纔尖叫的女生,叫做姚瑤。

好像是本市一個公司老闆的女兒,也算是個富二代?

好吧,在我這兒連暴發戶都算不上。

「你呢,薑薑,你家是乾什麼的?」室友夏瑩瑩問我。

我低調地說,「我家是當兵的。」

另一個室友劉雪眼神一亮,「軍二代?」

我剛想說話,姚瑤不屑地瞥了我一眼,「什麼軍二代,大頭兵也好意思拿出來說!」

這話......聽著讓我不太舒服。

但是我還是冇說什麼。

畢竟這是開學第一天,儘量和室友打好關係,口頭吐槽一句,無關痛癢,我也不怎麼在意。

誰知姚瑤不依不饒,「剛纔進來就灰頭土臉的,一看就是個土鱉,怕不是坐拖拉機來的吧。」

旁邊的兩個室友冇忍住,笑出了聲。

我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拿出筆記本,把那句「與室友成為好朋友」給劃掉了。

去你的吧,老孃不缺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