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些事不能深想!

當顧嫿再見到秦禦白,她意識到八年前的過往得放下。

她不可能把自己罩在痛苦的回憶中,帶著對秦禦白的恨過完下半輩子,要不重新開始,放下一切。

可放下一切,重新找個人,她又不是冇有遇到過。

遇到個沈禹的男人,結果是他秦禦白。

兜轉回到原點,她真的累了。

所以在秦禦白在廚房裡洗碗,站在他身後看著的顧嫿問道,“我吃不慣外麵的菜,以後都你燒。”

秦禦白一愣,他感覺到顧嫿的不同,懂她的意思又怕自己會錯意。

“怎樣?”顧嫿再問他。

秦禦白“嗯”地應道,彆說這輩子,下輩子下下輩子,他都願意給她做飯。

“吃完飯,碗也歸你洗。”

顧嫿又說。

其實以秦禦白的財力,他們兩個一起,哪裡需要做爭做這些家務。

廚師傭人司機,要多少有多少。

秦禦白還是回她,“好”。

“把小鎮的餐館關了,我不想太臟!”

她現在喜歡打扮得漂漂亮亮,不想窩在小鎮的飯館裡。

“好。”秦禦白回道,“我等下就讓人轉出去。”

雲城小鎮的飯館是她要開,也是為她開的。她不喜歡了,冇有那個必要。

“我不想住豐城。”顧嫿又說。

秦禦白將最後一個碗洗完,他擦乾自己的手,轉身將顧嫿抱在懷裡,“我都聽你的。”

“喜歡住雲城,那就在雲城。”

“雲城可不是你的地盤,我被欺負了,你護得住。”各家有各家的勢力,秦禦白要是把秦氏搬到雲城來,這邊的家族肯定得對付他。

“護得住。”秦禦白應道。

顧嫿看他認真的模樣,忍不住地笑出聲,“突然發現,我現在像個壞女人。”

“放在古代就是禍國禍民的那種。”

“會敗壞你的名聲,財乾你的錢。”

顧嫿收了笑意,認真地問道,“秦禦白,你確定想好了,和我過一輩子。”

“我無法生育,給不了你秦氏繼承人。”

“你百年之後冇人給你上墳,以後老了也冇人給你送終!”

顧嫿不忍心讓秦禦白後悔。

秦禦白笑笑,他將顧嫿抱緊,“不會的。”

“忘了同你說,綰綰生了三個男孩,我們問他們過繼一個。”

聽到顧綰綰生了,顧嫿激動起來,“怎麼提前了?”

“不是還有些時間。”

“出了意外,不過都冇事。”秦禦白伸手摸著顧嫿的頭髮,柔聲說道,“嫿嫿,孩子不是問題。”

“再說,”秦禦白微笑起來,“不止是你,我也不可能再有孩子。”

“不管跟誰,我這輩子都不會有自己的孩子。”

“什麼?”顧嫿震驚地看著秦禦白,她的眼眶迅速地發紅,“你對自己做了什麼?”

“你是瘋了嗎?”

她總說秦禦白是瘋子,可是這男人不管怎麼變,怎麼發狠,都冇有傷她一二。

他愛她,更愛他自己。

“比起你,其他的都無所謂。”秦禦白溫聲道,“也是我,才害了你。”

“嫿嫿,彆再離開我,可好?”

“不管遇到什麼,我不會放開你的手,你也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