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g小說網 >  沈湘傅少欽 >   第2819章

-

由兩名女職員推著一亮全封閉的玻璃車,玻璃車內,典藏的那枚戒指真的是五彩繽紛光彩奪目,那寶石的顏色在透過陽光的玻璃上,每一個截麵都呈現不同的顏色。

看的假嚴顏眼都傻了。

同樣看傻眼的,還有珠寶行對麵坐在車裡的拿著望遠鏡的黑胖男人。

黑胖男人嘴裡咕噥著:“乖乖!這得是多愛這個女人,竟然這麼捨得!這個女人,是真該死!太該死了!”

這邊珠寶行內,舒銘震溫和的看著假嚴顏:“喜歡我送你的這個戒指嗎?”

假嚴顏激動的眼淚流出來了:“喜歡,老公我太喜歡了!我真的好喜歡!”

“這枚戒指本來早該在四年前就送給的,可惜,當時......”

“冇事老公冇事,現在不也是一樣的嗎?雖然是遲了四年,可依然還是我戴上了,豈不是最好的?”假嚴顏忍住心中激動,說到。

“快戴上,給我看看!”舒銘震說到。

“好!”

說著,說銘震便把那枚戒指拿出來,很是帶著儀式感給假嚴顏戴上了。

那一刻,假嚴顏的心都酥了。

她覺得自己像做夢,飄乎乎的。有種不真實的感覺。

舒銘震!

南城第二首富,南城貴公子舒銘震,終於給她戴上了一枚價值連城的戒指?

哇!

她幸福死了好麼!

這一刻,假嚴顏想要尖叫!

她整個人沉浸在幸福當中,連舒銘震喊她的名字,她都冇聽到。

不是冇聽到。

是這一陣子,她自己也把自己當成嚴顏了,所以舒銘震喊她真名的時候,她壓根冇意識到。

舒銘震又喊了第二聲:“米群麗,開心嗎?”

“嗯,你......”這一次,假嚴顏終於聽到了。

她嚇的渾身一激靈。

嘴唇都嚇的發白了:“你......你剛纔喊我什麼?”

“米群麗。”舒銘震溫和的看著米群麗,他的眼神甚至依然是寵溺的。

米群麗:“......”

“喜歡這麼戒指嗎?”舒銘震又問道:“如果喜歡,我還可以送給你很多很多。”

米群麗:“你......你剛纔喊我什麼?”

“米群麗呀。”舒銘震又重複道。

“你......你是怎麼知道的,不不不,我不是米群麗,我不是......米群麗是誰呀,我不認識啊,是那個該死的米露的姐妹嗎?你......阿震,你在說什麼呢?”米群麗都嚇的六神無主了。

舒銘震的表情依然是溫和的,寵溺的:“米群麗,我順便告訴你一下,你的那些親戚朋友,全部的親人朋友,現在全都在公安局呢,隻有你了,門外,有便衣在等著你,你說你是戴著這枚戒指去警察局呢?

還是脫下這枚戒指呢?”

不!

不不不!

為什麼!

為什麼是這樣?

到底哪裡出了錯?

為什麼!為什麼在這個節骨眼上,舒銘震都已經給她戴戒指了,才讓她露餡呢?她還一天都冇有睡舒銘震,她還一天舒太太都冇做,但是她已經跨進這個大門了,就差一步了,就差一步,她就是真的舒太太了,為什麼這個節骨眼上戳穿她?

假的嚴顏不可思議看著舒銘震。

舒銘震對她,依然溫和的笑。

此時此刻,兩名便衣就等在外麵。

而對麵,一部黑色的車裡,一個黑胖的男人也拿著黑洞洞的傢夥事瞄準嚴顏,嘴裡說了一句:“我終於等到了最佳角度,女人,去死吧!”

“砰!”

一枚不明物穿過珠寶店的玻璃後,直衝米群麗也就是假嚴顏的太陽穴而去。

“嗷......”假嚴顏的太陽穴被穿透,她應聲倒地。-